648734310_m[1]  

                                              竹林裡的魔手(靈異)

    那年春天,時序都已近清明節了。我的好朋友阿賓邀請我趁著連假,到他家玩個幾天。阿賓家住在靠近山邊的小村落,他是位個性敦厚平實體格健碩的小伙子。家裡務農在不遠的山谷裡有著一大片世代傳承的麻竹林。阿賓的父母待客很熱情和善,對於我的來訪更是殷切。只見餐桌上擺著令人垂涎三尺的農家菜,有白斬雞、紅燒肉、乾煎虱目魚、菜脯蛋、還有一大鍋當季新鮮的竹筍排骨湯。我吃著大呼過癮,總覺得賓仔是世界最幸福的孩子;他的父母是那麼的慈愛又厚道。

    飯後,大伙兒在客廳裡閒聊。阿賓的老爸說著:「阿竹仔!難得你來,今晚就讓你和阮阿賓到竹林的小木屋看守麻竹林吧!」,山谷裡的麻竹林,經春雨滋潤後竹筍正是盛產時節,當年的竹筍價格看俏,卻引來附近的宵小覬覦。總會趁著深夜摸黑來偷砍麻竹筍。阿賓的老爸在竹林間搭建了一間小竹屋,備有簡單的床鋪。平時屋內可供放置些農具雜物;竹筍盛產時就會在小竹屋守夜;藉於嚇阻宵小。那夜晚上約八、九點時阿賓騎著野狼機車載著我,一路呼嘯穿梭過蜿蜒的山路前進。月色融融,等我們來到小木屋時,皎潔的月光已到中天;整片山谷和竹林在月光的照映下泛著藍幽幽的光芒。除了蛙叫蟲鳴夜寂靜得有些怕人,夜風吹過竹梢…窸窣.. .窸窣作響….萬葉千聲裡彷彿有著無數的鬼魅,隱藏在這廣闊不見底的竹林裡。我和阿賓打開小木屋,竟發現木屋裡頭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還有一台小電視。我們拿著探照燈在麻竹林的周圍巡了一回並沒發現異狀,這個動作也藉此昭告著那些潛伏在竹林黑暗裡的宵小,今夜由兩位大爺在此鎮守把關,不驚死ㄟ偷筍惡賊作你來喔!

     我和阿賓看了一下電視節目,又閒聊了一陣才準備就寢。阿賓睡在內側我則睡在門邊,我是一點點燈光就無法安睡的人,逐把燈全熄了,而屋外只點了一盞小燈照明著。山谷的竹林高聳濃密,小木屋外的夜色顯得寂靜又漆黑。不知睡了多久我從連連的惡夢中幽幽醒來窗外不知何時竟颳起風了..,夜風吹動竹梢時颳著竹葉沙沙作響,我窩在棉被裡竟也冷得打了一個寒顫,正當我又昏昏將睡之際,卻驚覺虛掩的房門悄悄的被誰打開了。幽微的月光滲入屋內,屋內的氛圍變得恐怖又冷冽..,空氣中更瀰漫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土腥味。我意想著..有一個不知名的怪東西正悄悄的逼近我睡的床鋪,心中的神智雖然是清醒的,但全身的四肢百骸竟被鎮壓的動彈不得。在驚悚中我發覺…有一隻恐怖的魔手竟恣意的摸起我的頭髮來,毛茸茸的手掌粗糙又冰冷,但動作卻緩慢而粗魯…像玩賞一件藝術品般,從眉毛..鼻子..臉頰..嘴唇..下巴.. 胸部..一路延伸…游移到令人羞赧的小腹…,阿賓的打呼聲令我更覺得孤立無援,「這個死阿賓,睡得簡直跟豬沒兩樣..。」我心中痛罵著並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掙扎…,最後,竟讓我叫喊出聲響來..這也才驚醒了睡死了的阿賓:「竹仔!你是咧作惡夢嗎?」他睡眼惺忪的問..。我們急忙打開電燈卻沒發現什麼東西,但瞧著房門卻真的已是被推半開的…,「絕對不是作惡夢,我發誓!」我回想著那毛茸茸恐怖的魔掌,驚懼而幽幽的說著。阿賓也稍稍回神過來了,並幫著我分析怪事的始末。如果那隻魔掌是屬於人或野獸所有,怎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消失在我們眼前,就算是百米賽跑健將或獵豹也辦不到;但如果是妖魔精怪就很難說了…。

     我和阿賓回他家後都守口如瓶不透露口風給家人知曉,阿賓在柴房裡偷偷磨了兩把鋒利的柴刀,在陽光下閃耀著逼人的光芒。管牠是人是野獸還是妖精今夜都要讓牠好看,都要牠付出偷摸作弄我的慘痛代價。我們跟昨夜一樣,騎著野狼機車一路呼嘯穿越山路到黑暗的麻竹林,路過一座小土地公廟時,阿賓竟福至心靈的停車參拜並祈求保祐平安;還求了兩道平安符貼在柴刀握把上。夜好黑好靜…竹林裡的幢幢黑影裡彷彿隱藏著無數的神秘。我們不動聲色的拿著探照燈巡麻竹林一周才又回到屋內。我們把外燈打開,而內燈盡熄。我和阿賓細聲的交談..靜靜的守候神秘訪客的到來。我相當感恩阿賓的膽識與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義氣。我把柴刀小心翼翼的藏於腰際,並緊握在手掌裡。時間分秒的過去…今夜牠不來了嗎?難道真的只是我的夢靨嗎?可是恐怖的記憶卻是那麼的真實清晰..。在我恍惚間,此時屋外竟又颳起了陰風…在竹濤聲中,房門彷彿又緩緩的被推開了…。黑暗中我感覺有一個東西正悄悄的逼近我來,我輕輕的握了一下賓仔的手,他也默契的握了我一下。好戲就要上場了,我屏氣凝神閉眼假眠…。冷不防間..那隻恐怖的魔手又食髓知味的摸了上來..,似乎無限眷戀的撫觸我的臉頰…。我揣想著牠站立的可能位置,將全身的力氣運至握刀的手掌,凌空飛起給它就是致命的一刀。在幽暗的光線中只聽到一聲淒厲的鬼嚎..不是人不是獸而是令人悚然的淒鳴。阿賓一個轉身也迅速打開了電燈端詳著,但見屋內空無一物氣氛卻顯得詭異又悚然。賓仔畢竟是在山邊村落長大的孩子,他見苗頭不對且事態頗不尋常…逐發動野狼機車並疾呼著:「竹仔!趕緊上車...不要回頭看…!」,我們一路狂奔…穿過山谷..一路穿梭過難行的山路蜿蜒盤旋而上。...我急著問他為什麼...?「不要出聲…也不要回頭..」賓仔神秘而輕聲的回應我。聽著耳邊呼呼而過的風聲..好不容易騎到最高的山稜處,也就是土地廟的所在地賓仔才停了下來。只見他已嚇出一身冷汗的說:「竹仔!你現在回頭往我家的麻竹林小木屋看…。」,我循著賓仔的指引一瞧,竟被恐怖的景象嚇得腿軟…,遠處黑影幢幢的小木屋,竟被青幽焟焟的鬼火團團圍住,牠們似乎在找尋某個仇家債主…,且頗有找不著絕不善罷甘休的態勢,還好咱們倆個闖禍的苦難兄弟逃得快,否則絕對見不著明日的太陽了….。

 648734375_m[1]         

(筆案:此篇是我杜撰瞎掰的小文,情景內容是我揮之不去多年來的恐怖夢境…。每作一回被魔手撫觸的夢境…都嚇得冷汗涔涔..。我想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隻看不見的魔手,用來對照現實世界裡的光明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