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jpg  荷塘月色2.jpg  

 

                                           荷塘奇遇(靈異)

    大學畢業的那年夏天;我待在老家等著服兵役。有位大學同學邀我去他家小住;說是他的大哥將要結婚。鄉下人待客真是熱情又親切;他家人真把我當一家人看待;令我好生感動。同學家旁有一個大水塘,水塘邊是個鄉下的國民小學,有個舊涼亭剛好在水塘邊。水池裡面養著各種魚類;塘邊植滿著荷花;荷葉青翠田田;荷香意韻深遠;一派江南恬靜幽雅的景象。朱自清筆下的(荷塘月色)怕也不過如此了。

  大婚的前晚;按習俗要祭拜天公;殺豬宰羊忙得不可開交;整個祭拜儀式時間相當冗長費時,都得祭拜到深夜。我也幫忙了好一陣子,趁著空閒;我信步的踱到水塘邊透透氣;天邊掛著玉盤般的滿月;夜色靜謐動人得超乎出我的意想…。我一路穿梭…..走到舊亭邊隱約中竟聽到些微的聲響………聽到有人用古調的音律在吟唱著詩詞,我用心聆聽著這詞牌竟是蘇東坡的(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他的歌聲蒼勁而動人,在抑揚頓挫間,聲調裡卻都是滿滿的滄桑。我循著音落處尋覓,在舊亭旁站立著一個若隱若現的身影。我不禁撫掌稱讚著:『好動人優美的歌聲喔…大叔吟唱的真是有韻味!』,那個中年男子聽聞後也輕步迎我而來嘴裡回答著說:『真是獻醜了…不知小兄弟在此,這誘人的月色讓我不禁吟唱了起來….。』,他自我介紹說叫 葉國年;就住在附近的村莊;經常會在夜裡到塘邊賞荷花。這個大叔長得慈眉善目五官雍容端正很是體面;而談吐更是斯文有禮。更難得的是滿腹經綸;論古博今簡直就是個狀元郎。我心中暗忖著;在這窮鄉僻壤裡竟也藏得如此賢德的高人。我們相談甚歡竟成了忘年之交,聊著聊著…竟不知夜深露重。『我說大叔,看您如此博學多聞,您是從事什行業的?』;『哈哈...孟子說:人之大患在好為人師。』,『我就是孟子口中說的大患;我是個小學老師呀!』他笑著說。『失敬!失敬!原來是葉老師。教員這個行業雖然很受人敬重的;可惜我個人對教學卻是一點耐心和興趣都沒有…。』我直率而無禮的說著。我也口沫橫飛的說了生平的大志向;就是要當個電機工程師。『呵!一切皆是命運的安排;不是你想當不當的,說不定你這輩子注定得當老師喲。』他朝我神秘又玄機的一笑。我也談起跟我熱戀中的女朋友;並編築著甜蜜的美夢...; 葉老師卻又說著:『人世間的姻緣是前生媛定的;依我看呀;妳和現在的女友不會成事!』我聽得迷惑又不解;葉老師接著又說:『你的正緣在故鄉,而性情沉穩又賢德的女孩比較適合你。』,他說得倒像是個算命仙。他忽然回頭對我說著:『小兄弟,你的膽子算是大的了;這附近的住戶都說這個舊亭子鬧鬼;常有鬼魅現身,你倒還是敢來!』,『大丈夫坦蕩蕩,何懼之有?今天這麼柔美的月色;又有 葉老師相陪;就算是遇見鬼魅又能奈我何。』我拍著胸脯瀟灑而豪邁的說。 葉老師也藉此向我說明莊子在(齊物論)裡說【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的道理;人死變鬼;鬼再投胎變人;本是自然之裡。『你信不信這世上有鬼呢?』我搖著頭….,他又說著:『事實上;險惡的人世間裡,人有時比鬼魅還兇惡可怕的多!』關於這點我倒是完全同意葉老師的觀點。

    夜更深了;我向葉老師道別;他緊握我的雙手充滿著不捨,『小兄弟;咱們這一夜的友情足可抵千古;在時空的流轉裡,這緣份真是不容易呀!』,夜霧飄散著露更濃了;這握著的雙手竟覺得有著幾分冰冷,但我的心卻是暖烘烘的。『葉老師,真慶幸能結識您;改天再邀我同學專程登門拜訪…..。』我感動的說著。葉老師的身影逐漸隱沒於荷塘的月色中。

    回到同學家,拜天公的儀式甫畢。全家人迎著淒迷的月光都坐在庭院前閒聊;我說起今晚的巧遇,同學的大哥聽畢後眼睛竟張得比銅玲大,他說著:『葉國年老師已死了好些年;竹仔你今晚怕不是遇見鬼了…?』;我將那中年男子的長相大略描述一遍;大家一致認為我真的遇見鬼了;『老師生前是個大好人;常常會接濟貧困學生,聽人說他大陸還有妻兒,所以在台灣終生單身未娶…。』,『他生前倒是最喜歡到荷塘來賞花…..。』,同學的大哥是葉老師的得意門生。婚宴後我於返家前;刻意繞到荷塘漫步。我回想著葉老師的身影話語;竟是那麼的溫馨可親;而這份奇妙的緣分際遇;更是我人生裡不被料到的偶然………。

 

 

陳信竹寫於    2014.01.11寒風清盪的冬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