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勇.jpg 飛刀.jpg  

 比勇 (上) (散文創作)

    比勇(Biung)是我的原住民朋友,有著原住民與生俱來的樂天派與活力。他寬闊的臉頰骨;銅亮黝黑的皮膚,明亮澄澈的黑白分明眼睛,活脫脫的就像是剛從高山叢林野地突然竄出來的布農族勇士。他發育得特別壯大的身軀,如一堵牆一般的厚厚的胸背。濃黑的眉毛;顯出健壯的肩膀和胸膛。穿著軍短褲時,鼔漲的大腿結結實實;腿上一片濃密的黑毛。我年輕當預官排長時認識他的,漢文姓名叫羅建雄是個中士班長,見著我總是扯著宏亮的嗓門:「排長好!」,相當熱情又洋溢著活力的小伙子。私底下我都喚他比勇(Biung),他告訴我「比勇」山地話是「木炭」的意思,我認為真是太貼切傳神了,他的哥哥叫達海(Dahai)也活像個大木炭似的。原住民的運動細胞真是了得;凡舉部隊五項戰技測驗、五百公尺障礙…比勇都是我們連上的第一戰將先鋒。歌唱更是他的拿手絕活,布農basibutbut-八部合音」,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

    比勇還有一項罕為人知的絕技,不是他的知己朋友,絕對無緣見得。他在山地部落裡磨利了好幾把的小飛刀,長度約七、八公分長,刀柄刻畫著部落的圖騰,並受著祖靈的庇佑。他說在茂密的叢林,有時要捕獵小動物;如果還要拉弓搭箭很費時,用小飛刀會省事又有效率。有天假日,留守在營區的幾個官兵擺桌在榕樹下泡起茶來,大家百般無聊,逐起鬨著比勇展現一下飛刀神技,他起初還不肯亮相,有一個下士班長勸說著:「Biung!你就展露一次功夫讓陳排也開一下眼界吧!」,我也用鼓勵的眼神望著他。「好吧!就此一次喔…!」比勇露出潔白的牙齒說著。大伙兒望著樹上吱吱喳喳到處亂竄的鳥兒,我說「就以那些鳥雀當目標吧!」,比勇笑著說:「排長是要鳥兒活的,還是死的!」,真是好大的口氣!能瞄射到樹上的鳥兒已屬不易,哪還顧得了那麼多…。我心中有點不忍心的說著:「我要活的!」,比勇接著說:「那陳排長是要右翅膀還是左翅膀…!」,嘿!嘿!嘿!真是太誇口了,我也像看好戲般的笑著說:「我兩邊都要!」,大夥兒興緻全來了,互相打著賭,比勇如果能展現絕技命中目標,我就要請大家吃牛排。「那有什麼問題!不怕死的作你來啦!」。「現在請陳排數到一、二、三..」比勇說,大家屏氣凝神的看著比勇,我嘴裡輕聲低喊著:「一、二、三....」餘音尚未落定,只見比勇這個布農族勇士雙目略為瞄準目標後,竟從腰際掏出幾把飛刀..咻.咻..咻..的往樹梢間鏢射..,大伙兒都還沒回神過來,頃刻間,樹上的兩隻鳥雀竟已應聲墜落地面,且還在地上跳躍著只是無法飛起,我們撿起察看,竟發現這兩隻鳥雀左右兩翼各一邊的翅膀羽毛被飛刀削沒了,但除了羽毛外其他皮肉竟毫髮無傷。傑克!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在場的官兵都被比勇神乎其技的刀法所折服,大家一致尊稱他為「小李飛刀」!(此篇拙文曾在雅虎發表過,是我的創作中較有趣討喜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