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9239665_d8b5445e87_z[1].jpg    411562_20130124091008_3809[1].jpg

                                             便當的滋味(散文創作)

   四月初的台北故宮浪漫之旅,我和妻子在火車站逛完了微風廣場也享受了一些美食;妻子在台鐵便當本舖又替我買了一個懷舊的排骨便當讓我解饞,她真是寵愛丈夫寵得不像樣。我捧著台鐵便當並找了一個靜僻的角落,大口大口的品嚐著便當的美味。妻子知道我從小就喜歡吃便當,吃著吃著的當下竟讓我回想起求學時候每天帶便當上學的往事

   我讀中學時每天都得帶便當,母親一大清早就得張羅全家的早餐和便當,每天忙得團團轉。到校後就將便當放到教室後的蒸籠裡,由值日生輪流抬到廚房蒸熱保溫。我這個當班長的總是藉著監督之便,班上同學便當裡的菜色好壞我比誰都清楚。在那個物資極貧乏的年代,全班四十幾個人能吃全白米飯的竟是少數。大部分是一些米飯参雜蕃薯籤,配菜也是簡單的如青菜、鹹魚、花椰菜乾,蘿蔔乾、菜脯蛋,偶而點綴幾片肉,就覺得快樂的像在天堂。但幾乎沒人會喊苦,在那個年頭裡,有書唸有蕃薯籤可吃就要偷笑了,再抱怨,去工廠做學徒做童工都有你的份。

   阿松的便當最是陽春,裡頭只裝幾條蒸熟的地瓜,有一次我好心的要幫他,想扒給他一些白米飯吃,這個殺千刀的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真是不知好歹。也許是愛面子怕被同學發現貧苦的窘境吧,他常常獨自溜到樹下吃著午餐,有次我發現他的便當空空如也,阿松竟也裝腔作態的在樹下假裝『吃便當』。有一天,只見阿松焦急的奔回教室,並打開飯盒:『誰把我的便當拿錯了?!』我一看便當名條,沒錯呀!只是飯盒的內容豐盛的令人流口水:一個荷包蛋、剖半的香腸、一塊紅燒肉,我的乖乖!逢年過節都沒能吃這麼好。我絕對相信是同學拿錯了;因為憑阿松那種貧苦的家境,父親早死只靠寡母打零工維持家計,他哪能有吃這種飯菜的造化?閻羅王知道了也趕過來關心,他是我們的班導師兼教數學課,平日為人苛薄又冷酷無情;打起人來六親不認。數學分數達不到他老兄的要求,一律是女的打手心、男的打屁股,且都棒棒開花痛入心扉,我有時痛得直想對他飆三字經。最後閻羅王說了:『你就把它當成善心人士的好意吧!』阿松無奈又遲疑的吃了便當。一星期倒有兩三次這種天外飛來的禮物,有天阿松央求我幫他弄清真相,我也真好奇這是怎麼個一檔事兒?我們利用體育課藉說要換穿衣服,溜到廚房後躲到窗外看究竟,廚房裡白煙瀰漫人馬雜沓,在煙霧中卻閃出一個熟悉的人影-閻羅王,葫蘆裡到底賣著什麼藥呀?只見他老兄手裡拿了兩個飯盒,一個放到教職員的蒸籠裡,另一個裝作若無其事且信步踱到我們班的蒸籠旁,他慌亂的打開阿松的飯盒後把菜餚一逕的往裡頭塞,動作顯得有點笨拙可笑,我簡直看呆了….。『老師您………』,只見阿松滿臉掛著淚珠哽咽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閻羅王聞聲回頭也愣了一愣,慢慢走了過來拍拍阿松的肩膀說:『孩子,我知道你的生活苦。了解老師的心意就好了!』,『好啦!通通給我回去上課了!』並向我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要我保密不能多嘴,我是那麼長舌八卦的人嗎?後來,閻羅王上班途中不幸撞車身亡;阿松竟哭得比死了老子還慘。

   全班便當裡最豪氣的就屬胖仔了,他老子是學校的家長會長,憑著這層關係這個笨傢伙才能調到我們這個『超強升學班』,他跟童子軍老師的兒子黑狗永遠包辦咱班的爐主、副爐主(倒數一、二名),胖仔的便當裡大魚大肉自不在話下,有一次帶的竟是姑姑遠從日本寄來的鹹鮭魚,橙黃色的魚肉煎得赤香酥軟真叫人流口水。他老母每天還給他帶一隻大雞腿,我最受不了胖仔靠吆的喊叫:『好煩好煩喔...每天都得吃雞腿!』你聽聽,這像是人說的話嗎?胖仔吃膩了雞腿還特別喜歡和別人換菜吃,我敢打賭,班上每個人都在打著胖仔大雞腿的主意。可是人家胖仔什麼珍奇的東西沒吃過?所以一定要夠稀奇美味才能讓胖仔瞧得上眼!我第一次吃到胖仔的大雞腿是我用阿母炒的螺肉換來的,每當大雨過後草地上、水圳邊到處都會爬滿蝸牛,我和姊姊會揹竹籮去撿回來後逐個敲破並取其肉,母親會用大灶底的灰燼將螺肉的黏液搓揉擠出,洗淨後用蒜、蔥,辣椒、大火快炒;將起鍋時再加米酒、九層塔攪拌就成了,螺肉那股子香勁味三里外都聞得出。也難怪胖仔吃得直喊:『竹仔..你家的炒螺肉真是喔咿系!喔咿系!』而我也將雞腿吃得嘴角滴油臉泛紅光。當時年少的我吃著大雞腿心中卻有個綺想,這種幸福的滋味能否無限延長到我可以想像的一生呢?

   我也遇過一件糗事,有天我的便當不見了。一開始我還以為有人惡作劇,竟敢在太歲爺頭上動土不是找死嗎?我高調而威嚴的說了:『不要想作弄我喔!讓老子逮著了有你好看的。』,過了半响沒反應。會是狗熊嗎?這傢伙午休常愛講話被我記了幾次一定懷恨在心.。我掐著他脖子問,狗熊委屈的說著:『班頭仔!我不敢啦,我有幾條命呀?』量你也沒那個狗膽!那會是小辣椒嗎?前幾日她寫給咱班上大帥哥健文仔的情書,被我中途攔截,我竟站在講台上惡作劇的當眾唸了出來。她羞得趴在桌上大哭,我猜想小辣椒一定恨死我了。『老娘才不會像你儘幹一些傷天害理的勾當。』她恨恨的瞪著我說。有那麼嚴重嗎?女人還真是得罪不起!這道理我讀高中時就懂搞了。後來連廣播室都廣播了好幾回,這種丟臉事竟弄得全校皆知。閻羅王拿了五塊錢要我到福利社買包子吃,放學時我到車棚一看差點昏倒在地上,原來我的便當竟好端端的掛在車把上,但都已臭酸不能食用了。

 th[1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