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宿舍2.jpg   

                                           熄燈後(靈異)

     那年初秋的時節,讀高中的大哥約了幾個要好的同學午後要去打籃球。不巧下了一場驟雨且沒有停歇的意味兒,大伙兒被困在我家的小小的客廳裡進退維谷顯得好不煩悶。母親趁著雨天泡了一壺茶也炸了一盤蕃薯條讓大家解悶,玩了一下子撲克牌就覺得無趣。大哥提議說著:「咱們來說說鬼故事殺殺時間吧?」,我聽後連忙說好;並搶著風頭口沫橫飛的說了一段自認很精彩的鬼故事。大哥聽著直翻白眼並啐了我一口說:「好悶又無趣的鬼故事...真是個愛現鬼...」,長相穩重又英俊的峰哥幽幽的說著:「我來說一段咱們家發生的真實故事吧..」,窗外的雨點還是啪咑啪咑的潑灑在窗面上,我們這一群人卻深陷在他詭異又令人驚悚的故事裡.................

     在糖廠任職的父親意氣風發又逢官運亨通,不但連連升遷;峰哥家還被分派了一棟日本式的老舊宿舍。那是只有中高階主管才享有的禮遇,宿舍雖然舊了點卻很寬敞足夠一家五口來生活;最讓母親開懷的是寬廣的院落,屋後還高聳著一棵大榕樹,粗大盤結的枝幹氣根緊挨著房舍更讓屋內顯得蔭涼。平常喜歡種花蒔草的父親也雀躍的說著:「哇哈哈..擁有這大的庭院真是太好了,這下子小花圃可會是滿庭的芬芳了。」,老宿舍都是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舊建築,在遙遠的日據時代,一定也是住著高階日本籍的主管一家人。但這看似令人無限古意的舊宿舍,阿峰卻隱隱的覺得每當夜深人靜熄燈後;在夜幕裡的幽暗處,彷彿隱藏著好幾雙閃爍著綠光的眼睛在默默的注視著他們一家人。這樣的感覺令他毛骨悚然,初三要準備高中聯考的他,每晚都得開夜車苦讀到深夜;有時讀累了在那似醒非醒,似夢非夢的光景,全家人進入了夢鄉;唯有阿峰會聽到許多奇怪的聲響;似遠似近的日語交談耳語聲,廚房裡碗筷鍋瓢的碰撞聲,或是狂烈的陣風吹拂撲打著窗櫺聲。有一晚,他都已進入淺淺的夢境,卻覺得床鋪微微的搖動了起來,在恍惚間,彷彿還可聽到咭咭恐怖的冷笑聲。這是什麼鬼東西呀….。阿峰把這些告訴他母親,母親卻慈愛的對阿峰安撫著說:「好孩子,你讀書讀得太累了,不要老把自己繃得那麼緊,神經太緊張容易產生幻覺…。」,但接連著又發生幾件可怕的事,讀小六的妹妹在深夜裡被叫喚聲驚醒,當她睡意惺忪的睜開雙眼,卻見到一個可怕的鬼臉緊挨著自己的臉狠狠的瞪著;她嚇得尖叫連連…;爸媽卻仍然不信邪只解釋是因為妹妹換了新環境作了噩夢。阿峰每回抱著剛學會走路的小弟經過房間的暗處時;小弟總會伸出手指著黑暗空無一人的角落裡,並笑臉嘻嘻的叫喚著:「姊姊…姊姊..我要和姊姊出去玩….!」,阿峰聽著卻覺得毛骨悚然,她曾聽大人們說起小孩子最容易見到靈界的東西。小弟自從搬到日本舊宿舍後夜裡常常會發著高燒,睡眠中還會夢囈般的喊叫著:「我要姊姊抱我出去玩啦…。」,那一晚,他苦讀到深夜準備就寢;夜空中藍幽幽的月光從窗外斜斜的灑進屋內…,他踱到走廊時卻聽到另一頭的浴室傳來滴答滴答的水流聲;伴隨著斷斷續續孩童的嘻鬧聲….阿峰壓抑著恐懼,一路穿梭過黑暗的長廊走到浴室一瞧,他差點沒嚇倒…原本病懨懨躺在床上的小弟,此時卻趴伏在浴缸邊喃喃自語不知道和誰在玩耍著;而他的小手在浴缸裡划來划去,「小弟你怎麼會爬來浴室玩;是誰帶你來的呢..?」,「..嘻嘻.. 是姊姊帶我來的..」,阿峰環視著空蕩又潮濕的浴室哪有半個人影?他背脊不禁一陣的陰冷..。這一連串的怪事,更點綴著老舊日本宿舍在黑夜裡鬼影幢幢;爸媽到此刻才驚覺是住進了鬼屋。老爸基於好奇,他在糖廠檔案室的人事資料裡,查到了日據時代曾經住在這屋子裡的日本人。那是佐藤忠雄和妻子春子、兒子兼介、光夫和女兒真由美一家人。日本戰敗後,這些日本籍的主管和家眷按規定都得被遣送返日的;但性情剛烈又偏激的佐藤忠雄先生,卻選擇全家集體自殺的方式來表達對日本天皇的效忠赤忱。父親還從資深的同事那裡探聽出,光復後的那幾年住進宿舍的職員;不久後就都因恐怖的鬧鬼事件而搬走了,後來廠方只好將舊宿舍改成了儲藏器具的地方。事隔那麼多年了,大家也都遺忘了宿舍曾經鬧鬼這檔事了。

    那一夜,老爸在糖廠加班到深夜,拖著疲憊的身子才剛躺在床上闔起眼睛,在半夢半醒間卻覺得屋內寒氣逼人。他彷彿聽到細微的耳語聲….斷斷續續不是很清楚…。他想爬起來看個究竟但卻發現半邊身完全麻痺且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的躺在床上,好像被妖異的魔法用無形的繩索噤住般;一向大膽的老爸也驚惶恐懼了起來。他只能屏氣凝神的靜聽著….一個說著日本語的女聲哽咽著:「…回也回不去..,投胎也投不了….,水深火熱飢寒交迫的日子還要忍耐多久..我真的敖不下去了!」,她說完話竟淒楚的咽泣了起來,那鬼嚎哭泣聲令人悚然,一個略帶沙啞低沉又渾厚的男聲安慰著哄她說道:「..子,我們全家都得耐心的等待,陰曆829很快就要來了」,「…父親,到那天我們全家一起下手嗎..?」一個男孩的聲音也用日語說著,「嗯!陰曆29日那天是月朔,陽氣最薄,我們要好好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時機…五個對五個…一個都不能遺漏掉..。」。恐怖的聲音漸漸消失了,但受過日本教育聽懂日語的父親卻是渾身冒著冷汗,看來這佐藤忠雄一家人的魂魄,要在陰曆829那晚對他們下毒手捉『交替』,然後去投胎轉世了。

   他搖醒睡在身旁的愛妻,並把今夜恐怖的經歷述說了大概,妻子聽聞後驚恐又失措的哭了起來:「老公怎麼辦呢?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等著被厲鬼捉走吧,要趕快找到救兵!」,父親滿臉的驚懼與愁容的說著:「..此刻,我們全家人的性命已危在旦夕,明天一定要去央求唐大哥來商討對策並尋求解決之道!」。唐伯伯是父親多年的摯友,年輕時曾留學日本京都大學。他長得仙風道骨慈眉善目,長年茹素是個虔誠的佛門弟子。皮膚白裡透紅很難猜想他已五十多歲了。據父親說起唐伯父天賦異稟且俱陰陽眼,且能和靈界的鬼神作溝通。那日黃昏,唐伯伯受父親之託先到宅子來裡裡外外環視了一遍。他卻愈走腳步愈顯沉重,邊走邊搖著頭而眉梢卻不自覺的微蹙了起來說著:「佐藤這一家人的怨氣實在太深重太強大了,要平安化解恐非易事,我只能盡力而為了。」。唐伯父還說佐藤忠雄一家人自殺後,其魂魄不但不能去投胎轉世,還被卡限在地獄與陽間的灰色地域。每天忍受著水深火熱的煎熬,白天藏匿在屋後大榕樹裡並藉著其氣根的陰氣不讓魂魄灰飛煙,想脫離困境只能靠捉到替死鬼才能去超生。

    入夜後,父親在老宿舍的和室的桌上擺設著鮮花、四果和香燭,清香裊娜間但見唐伯父雙腿盤坐在榻榻米上;雙目微閉入定冥思著,他面容莊嚴口中唱頌佛經並招喚著佐藤忠雄一家人的魂魄。我們全家在父親的帶領下,也排列整齊盤坐在唐伯父的身後雙手合掌並禱唸著經文。平常不受控制的小弟此時也被這莊嚴的氛圍所感染,乖乖的依偎在母親的身旁。夜更深了,窗外不知何時竟飄起絲絲的小雨;雨點啪搭啪搭的潑灑在窗面上;映著隨風飄搖的燭火更顯得氣氛的詭異。唐伯父唸經的聲音時而莊嚴時而低沉婉轉唸著唸著竟轉換為日本語.....愈唸愈急;愈唸愈快...倏然,一陣陰風無端的從窗外捲了過來,把案桌上蠟燭的火苗逼得暗沉沉的,燈燄縮成豆粒大鬼氣森森泛著綠光。我們全家縮在唐伯父的身後,但背脊已是一陣寒意。那股陰風繚繞在我們眼前,旋得屋內的窗簾壁畫飄盪飄盪的,在朦朧恍惚間,佐藤忠雄一家那五盞綠幽幽的鬼火彷彿真的在桌前飄動著。唐伯父神態自若用日語說著:「來者可是冤魂佐藤忠雄、春子、兼介、光夫和真由美」「我恨呀我一輩子忠君愛國但全家卻客死他鄉我不甘願啦…..」半空中夾雜著淒厲的鬼泣聲。「我如今只能捉替死鬼讓全家再輪迴投胎,錯過了此次良機咱們這些魂魄都將要永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你休想要阻撓我」說著說著那焯焯的鬼火閃爍著陰森邪惡的綠光。「冤有頭債有主..,林家這五口人都是善良無辜的,我知道您生前也是個虔誠的佛弟子,您就這麼忍心嗎?」,「事到如今我顧不得那麼多了..,也完全沒有商議的餘地..!」鬼魂的泣訴聲忽明忽暗卻透著堅定的殺氣且絲毫不得轉寰..,這時候原本盤跪在後頭誠心唸經的父親竟操著流利的日語說著:「我很同情佐藤先拜(前輩)的遭遇,日本戰敗您一定很失落挫折,但日本國的軍閥野心家窮兵黷武,用著邪惡的軍國主義侵略中國奴役台灣;並殺我千萬同胞...,老實說..那些無辜慘死的百姓要向誰去算這筆血債呢?我們全家懇請佐藤先拜放過我們吧..」,我們全家大小也都虔誠且異口同聲的哀求著:「佐藤先拜放過我們一家人吧..」..那鬼魂聽聞後竟不再言語了,只在幽幽的深夜低空裡發出淒厲而悲傷的哭泣聲……

   我們全家更是誠心的繼續禱唸著往生咒....唐伯父最後說著:「佐藤先拜您請寬心..,我會辦一場隆重的法會為您們全家超生,我佛慈悲一定能讓您們全家離苦得樂..我還把您們的神主牌恭送回日本國…您放心吧…..。」過了良久,屋內的燈光又緩緩的回到溫暖的暈黃;唐伯父終於鬆了一口氣的說著:「祂們走了…!」

   唐伯父如約的延請高僧並辦了一場隆重的超生法會….,幾天後他和父親又神祕般去了一趟日本;說是要把佐藤忠雄一家人的神主牌送回日本京都的老家..。日子總算平靜的過了下來,重陽節過後的一個深夜裡;全家人竟離奇的作了一個同樣的夢。夢境中…佐藤忠雄一家人盛裝的來家裡道別,他的長相就像其祖先左衛門尉一樣的威武而壯碩,春子卻長得嬌小婉約,小女兒真由美可愛的臉龐就像櫻花般的美艷....,她抱著弟弟親暱的如自個家姐弟般。彼此雙方依依不捨的說了許多祝福的話語…,那夢境似真似幻虛無飄渺….但阿峰醒來後卻驚覺自己的臉龐垂掛著感動溫馨的眼淚..。

老宿舍1.jpg    

(好久都沒有再寫些靈異的題材了,寫著寫著..竟有些許生疏的情懷..趁著今夜這麼淒迷的殘月下,我一口氣將此篇完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