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箏.jpg             

                                       箏(散文創作)

    秋日裡淡淡的午後,溫暖的秋光灑在雲天上,使天空沁著動人的湛藍。我漫步在長堤上,秋風微拂下的坡上芳草萋萋伴著不知名的野花,連綿延伸到望不盡的遠端。溪邊開滿了菅芒花和蘆葦,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當秋風吹起菅芒花四處飛揚著秋天的菅芒花,在白雲飄過的青空下,彷彿在回憶著自己一季的輝煌,這意象竟有著沉靜的美態。土堤上有幾個孩童拉著長長的線在放著風箏。各式各樣的風箏隨著氣流漂盪著,把湛藍的天空呈現出繽紛的美態。其中有一隻風箏飛得特別高特別遠,五彩炫麗的尾翼在藍天下顯得亮眼極了,我趕緊拿出相機捕捉住這難得又美麗的一刻。

    每隻風箏都承載著一個美麗的夢想與回憶.....,我喜歡漫步在輕風微拂的長堤上,追憶著如煙般的往事…。長堤下有一個荒草煙漫的古渡頭,因為年久失修,已經不復見其昔日的模樣。那是我小時候每次要到鎮上時必經的所在,我們都得在古渡頭邊等著乘坐竹筏渡過溪流,然後踏著細軟砂土,沿著河床才能步行到熱鬧的鎮上辦事或採買日常用品。父親是個基層的公務員,在當年雖然收入微薄,但省吃儉用原本也足可維持家計,然父親為人淳良善心喜歡幫助貧困且耳根特別軟,宗族裡的親戚或母親的娘家有人要向銀行借款,而央求父親當保證人時,我父親從來沒有拒絕過….。當時還有票據法,那些窮親戚借錢後;無力還款落跑了…,印象裡有個表叔還為了躲債,舉家連夜逃到恆春避難…。這些欠銀行裡的債務最後都得由父親承擔償還,我家因此被法院查封了幾次…有次法院來查封時,執法的人員兇神惡煞般;讀初中的姊姊還被驚嚇得大聲哭嚎。當時就讀高中的大哥氣得找父親理論和抗議…大哥揚言要將父親的印鑑拿來用斧頭劈成兩半…。父親每每都會像闖了禍的小孩般無奈苦笑說:「…我還能怎麼樣?看到他們苦兮兮的慘狀,我能見死不救嗎?」,父親英俊的臉龐總會隱藏著令我相當不安的稚氣與莽撞。

     鬧歸鬧,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冤枉債依然要還…。為了增加收入,我家都會在這樣的時節裡種植花椰菜,花椰菜是屬於十字花科,一般都是食用它白色的頭狀花。從它冒出小小的白色花蕊,每天清晨就得折彎綠葉梗覆蓋其白花遮陽,才能保證每株花椰菜都能長得白嫩可愛。採收後都繳交給農會共同運銷…。但每天都有配額限量,多餘的花椰菜,母親都得用大米籮挑到鎮上叫賣,裝得滿滿的花椰菜很是沉重,母親身為農家婦女,肩挑著大米籮,扁擔都被壓垂得低低的,臉上的汗水滲流入她的雙眼,紅通通的像是在流著淚,我當時年幼只能陪伴著母親而不能替其分擔。我們都會乘著竹筏渡溪步行到鎮上的市集叫賣,我家種植的花椰菜長得豐碩白嫩,因此常有很多老主顧來捧場…滿籮的花椰菜總是一掃而空。賣完菜後,母親都會順道採買些日常用品,還會帶我去一個老舊攤位喝杏仁茶,老阿伯賣的杏仁茶真是好喝,我小時候氣管不好,聽人說喝杏仁茶補肺又潤喉…,母親總會再點一份油條(油呷粿)讓我配杏仁茶吃,煤碳煮沸的那鍋杏仁茶總飄盪著誘人的香味與嬝嬝的白霧,在深秋的早晨裡顯得特別動人,每次都只點一份,母親捨不得吃,我每次執意要她一起吃,她總是慈祥的說著:「乖囝仔,你吃..你吃就好..,阿母不會餓!」。長大後,我每次喝著杏仁茶總會想念著母親的身影…。現在的杏仁茶,大都是用香料調製沖泡,少了點古早的味道。周五雙十國慶那日,我去鹿港老街閒蕩,竟看見街角有人賣著古早味杏仁茶配油條,我和妻子進入擺設懷舊的柑仔店各叫了一碗來喝,嚐後感覺頗有幾分相像;但卻不是我夢裡香醇的味道…。古早味的杏仁茶是用南杏和少許白米磨碎後,用煤碳細火慢熬…最後加入少量冰糖調味…。那股子古早情懷的甘醇味才真是叫人盪氣迴腸。

   往事已杳,在滔滔的歲月沉沙裡,能掏弄起留在指間的又剩多少呢?我的心情就像那高高低低隨風起伏飄盪的風箏般,雖處於空茫裡,卻也能見到未來之美.。在枯榮難定的曲折人生,在每個際遇難測的起落處;看的不是某個定格的成敗,看的是經過了風風雨雨的無情考驗後,對人生究竟有著怎麼樣的體會與領悟?滔滔的河水是如此湍急…,你幾乎可以聽見時光流逝的聲音,而這卻是人生裡最大的悲情。站在河堤上,我期許著自己成為一個有修為的人,就像飛翔在青天下的飛鳶,彷彿如一襲淡墨輕衫般的走進繽紛人潮裡;是一種質樸隨風飛揚自性的芬芳。

 芒花.jpg     白芒花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