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2.jpg 午夜1.jpg  

             豔遇(靈異)

 夕陽垂掛在天邊將晚霞燒成了嫣紅的火焰,這農曆七月天臨到了傍晚都還像是啃人般的燠熱。好吃懶作的阿發從午後就酣睡在床舖上不肯醒來,也怪不得在外收拾衣物的阿發嫂冒著火的吼罵著:「是睡死了還是怎樣?不是嚷著說要去灌水田嗎?眼看天都快轉黑了,是要去田野摸黑撞到魔神仔才會甘心嗎…?」,阿發聽著心不甘情不願的翻起身子坐在床沿邊,汗珠透過眉梢流到眼裡他只好摘條毛巾擦汗;老舊的電扇吭嚨吭嚨無力的運轉著。拉開窗簾天色已轉暗,他胡亂的扒了幾口飯後就直奔向村後頭河溝邊的稻田。天黑後起了晚霧,人哪像走在路上;簡直像在蒸籠裡穿梭.。稻穗快成熟的季節卻缺雨水鬧乾旱,阿發只好趁著夜裡河溝的水量較豐沛,他要用水泵浦抽取河溝的水到田裡灌溉稻穗,這季稻穗只要再灌溉一次讓稻穗轉金黃就能收成了。阿發再怎麼好吃懶做,一家七八口頭嘴的負擔,他都得認份的摸黑來拚暝工。

他從泵浦的入水口處架設了塑膠水管連接到河溝裡,費盡了吃奶的力氣揮動手臂讓吃柴油的泵浦轉動了起來。阿發望著河溝水泊泊的灌注入稻田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慢慢踱到田隴上自己撘蓋的低矮草寮裡,懶洋洋的躺在簡陋竹床上;望著像浪濤般的稻穗在幽微的星光下顯得迷離。他是個嗜賭又好色的傢伙,閒時打零工賺的錢不是拿去賭個精光就是跑去後火車路的妓女戶尋花問柳當恩客。阿發空有一身壯碩的體魄,卻從不肯腳踏實地的作人。蚊蟲在他耳邊嗡鳴著,四處有斷續的蛙噪聲;阿發窮極無聊的抽起了新樂園的香煙。一圈圈的煙霧在眼前飄散著,他的眼前浮現了老相好艷紅騷浪的身影。人說婊子無情,她在乎的只是你口袋裡白花花的鈔票。艷紅眼梢帶著桃花,說起話來嗲裡嗲氣的對著男人又捏又掐的浪蕩勁兒;宛如是一窩歡喜蟲在阿發的心坎上撩撥亂竄著.。他腦海中盡是淫思和胡想…鼻音混濁的哼起了桃花過渡…『正月人迎尪囉單身娘子守空房嘴吃檳榔面抹粉手提珊瑚等待君仔伊都咳仔囉咧咳噯仔囉咧噯噯仔囉咧噯仔伊都咳仔囉咧咳』,他微微的閉上眼手掌輕撫著胸脯並喃喃的說著:「這麼無聊的夜晚,要是有一個身材火辣的娘們和我摟抱該有多暢快呀!」,話才說完,他就看見一條恍恍惚惚人影,從彎路的盡頭朝他躺臥的草寮盪了過來。夜色霧濛濛的像落著毛毛雨般,他一時看不清楚來者是誰?那人影穿梭著白霧邁得更近了…阿發總算看清了她的容貌。那個女人鵝蛋臉細腰身模樣兒生得挺俏的,她穿著一身印花布的衫褲,手臂上還挽著一個細花兒小包袱。急邁趕著夜路豐滿的雙乳微微的喘動著,阿發看得兩眼發直口水滴淌,他熱乎乎的挨過去問道:「我說這位小嫂子,妳匆匆的趕夜路,要去哪嘿?冒著風露摸黑膽子算夠大的。」,那婦人微驚的啊了一聲,怯生生的答著:「這位大哥,我是要趕夜路回遠方的娘家,夜霧瀰漫摸迷了方向,瞧著您這草寮的風雨燈還點亮著..,想過來避避雨唄..。」,說也奇,乾旱已久的草寮外竟真的飄起了若有似無的雨絲….。「那敢情好,俺的稻穗快熟了正灌注著溝水得等到天亮才成,這漫漫長夜有小嫂子作伴鐵定不寂寞啦..」,阿發涎著臉說著。那女子告訴阿發她是因為受不了被婆婆凌虐才會半夜逃跑離家的,幾年前嫁了個癆病鬼般的丈夫,體弱的丈夫迷戀著她年輕貌美的青春,也顧不得自己那紙紮般的弱身子竟天天纏磨著她,也才沒幾年功夫就掏弄垮了虛弱的身子回去見老祖宗了。婆婆年老喪子將所有罪過都推給她,又怕她年輕寡婦會熬不住寂寞而天天藉勢藉端折磨凌虐著她…。那女子坐在竹床邊嚶嚶嚀嚀傷心的啜泣著更顯得楚楚動人。阿發色心大起不懷好意的湊過去搭著她的肩膀輕揉撫慰著說:「妳的遭遇我很同情,沒了丈夫的肩膀當靠山,那瘋婆子才敢如此囂張,以後有大哥在,誰也不許欺壓妳啦..」,阿發拍著胸脯並用話語來撩撥著她,那女子不但沒有拒絕的意味兒還感激的望著阿發,阿發趁勢將她摟進了懷裡說著:「像妹子這樣的美人兒,大哥一見妳就傾心又癡迷,以後就讓我來保護妳,這世界上本錢足身強力壯的活男人多得很,不信你來摸摸看…」,說著竟強拉著她的玉手來磨蹭自己厚實的胸膛..。那女子羞答答的躲進阿發的懷裡嬌怯的說著:「嗯…大哥不要這樣啦…人家不來了啦…」,孤男寡女處於竹床上,就算不言語,嘴角和眉梢都像在煽著火般。阿發趁勢把她欺壓在竹床上,那雙野心勃勃粗糙的手不規矩的亂竄。他擁著一懷的春風卻感到愈抱愈不對勁兒…這哪還是原先的俏麗模樣?只見她變得披頭散髮,一臉青鐵色,鼻孔、耳眼和嘴角全流淌著泛黑的血來,一雙冒著綠火的雙眼陰邪的望著阿發好不怕人..。阿發驚叫了一聲:「啊…救命ㄚ…有鬼喔…!」他從床上跳下逃遁到門外,心中太驚惶竟不小心跌了一個踉蹌…。他爬起後死命的往外頭狂奔,只聽到身後,那個女鬼嘴裡發出咄咄的尖叫聲,。她探出黑鐵般的鬼爪子,直朝阿發的身上撕撲了過來..。阿發一路的慘叫狂奔著,那個鬼物也絲毫不放鬆的緊追在後…。四野茫茫距離村莊又太遠了根本沒機會逃回家,阿發真是走頭無路,今夜怕是要死在這個鬼怪的魔掌裡了。

他跑著跑著…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前方不遠處竟有著一座小土地公廟,低矮的廟門綻放著溫暖的燭光。他連撲帶衝的滾進了小土地公廟,像是在驚滔駭浪的大海裡抱住了一根浮木。他兩腿抖抖索索的躲在神案底下,驚魂未定的祈禱著:「土地公福德正神,有女鬼要追殺我,請您保佑弟子救我一命.。」,話才說完,強大的旋風已在窗外打轉,啊..這鬼東西,隨後又追殺來了..!那股陰風使得供桌上燈焰噗突噗突的搖曳了起來。那女鬼當著神像並不敢闖進來,只聽到屋簷口響起了嗚嗚的鬼哭聲,哭得幽怨又悽涼,窗外的旋風轉得更急了,那個女鬼粗聲的罵著:「好吃懶做的色鬼阿發,你給本姑娘乖乖的爬出來受死,甭在那裡裝烏龜裝孬種了,我今天沒逮到你誓不甘休!」,阿發在屋內嚇得牙齒直打顫抖的說:「我的姑奶奶大聖仙姑,您就饒過我一條小命吧,我跟您前日無冤近日無仇,您何苦要追殺我?」,那女鬼帶著哭腔:「我這一生最痛恨像你如此好吃懶做又好色的男人,我在世為人的時候,也是嫁給像你一樣德行的丈夫,他的不負責任,他的愛拈花惹草讓我吃足了苦頭,讓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後來我含恨投河自盡了。」,「我阿發真是該死,您給我機會活命,我一定改過自新!」阿發抖擻著說。「我生前也是個老實的鄉下人,我丈夫也是像你一樣常常發著重誓,男人的話像狗屁一樣,哪次能相信的?」那女鬼哭得更悽慘,「我的姑奶奶您一定要相信我一次,我阿發雖然好吃懶做又好色,但也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呀,您饒過我一命我一定痛改前非。」陰風旋得更急了,在這樣的深夜裡,這間低矮的土地公廟彷彿成了一條在狂風大浪裡的小船。過了好久..那女鬼怨氣未消掛在屋簷口,抽抽噎噎的泣說著:「這些話可都是你自個兒說的喔,日後如有半點虛言我會再回來找你…,離開人世那麼久,七月鬼門大開讓我重回人間,感嘆這世道人心還是如此的駑鈍不明,..嗚….真是可悲呀。」,阿發趴伏在地上直磕頭嘴裡喃喃自語直賠不是,說得聲淚俱下…。過了良久,窗外陰風漸歇一切似乎都沉寂了下來,他小心翼翼的探出廟門張望,那個女鬼真的走了。這驚悚恐怖的一夜,讓他悟透了人生,他知道自己脫胎換骨不一樣了,今後,只要他再偷懶取巧見色動欲想入非非時,那個女鬼的身影就會浮現眼前警惕著他。他誠心跪地並朝天三拜著:「感恩女神仙的渡化,讓我能夠痛改前非懂得做人的本分,感恩!感恩!」,天邊晨曦未明泛著魚肚白,他邁起癱麻的雙腿與疲憊不堪的身子往村子走去,微閉的眼縫中,迸出了浪子回頭閃閃動人的淚光…,他聽到村莊裡響起了第一聲雞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