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10]  th[2]

    清風我的筆名(散文創作)

我從小就是個喜歡胡亂遐思的孩子,跟著堂哥們牽著大水牛到野地裡放牧;當別的孩子歡欣又雀躍的嬉戲玩樂時,我卻總是一個人躺在草地裡或堤防上,望著天邊一團一團的白雲發著呆。幻想著它們千奇百怪的模樣...或乾脆就幻想著自己躺在那團如棉絮般的雲堆裡,逍遙又愜意的暢然..。這樣癡癡呆呆的望著天空的白雲,一躺可以躺上老半天,然後才從無邊的嘆息與感動中醒來..

年少春衫薄喜愛作夢的年紀,我曾經也有一個作家夢,但殘酷的現實生活總是不能為之。「清風」是我年輕時寫作投稿的筆名,有一回,我閱讀了一篇文章;說是有個虛堂禪師,居住在竹林環繞的精舍裡,因為禪師德高望重故常有友人(石帆惟衍、石林行鞏、橫川如珙等三位禪師)來相訪,當朋友向他道別時虛堂禪師並未起身相送,而是吟誦一首詩篇來贈別….「誰知三隱寂寥中,因話尋盟別鷲峰。相送當門有修竹,為君葉葉起清風…。」年少的我被這高妙的詩境,清淨無欲的胸懷感動得眼眶濕潤。人和人的相處竟也能如此的清淡無欲呀!保持如此的心境,當離別時,門口那些修竹綠葉,每一株都像是在為朋友們送別,每片迎風飄逸興起的竹葉都是虛堂禪師感恩的深意呀!我從此就以「清風」為筆名,雖然沒有寫出什麼名堂來,但總也能自得其樂一番。

  我的個性拘謹又木訥套一句女兒對我的評價:「就是枯燥又無趣啦!」,我老婆那些姊妹淘們每次要來我家聊八卦談是非,都先要問我老婆我有沒有在家。我長得有那麼可怕嗎?妳們聊妳們的,與我何干呢?有好幾次我老婆都半強迫半慫恿我得要加入她們的行列,但只要我在場,原本輕鬆又熱鬧的氣氛,馬上就會變為正襟危坐,索然又無趣。我雖然給人的印象古板,但神奇的是只要我站上講台,就會變得眼睛發亮嘴角生風神采奕奕,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學生都很喜歡上我的課,覺得好玩又有趣,我絕對不會讓學生想打瞌睡。我始終這麼認為,學生上課打瞌睡;該自我檢討的是老師,而不是學生。

  很多人不知道我的情書寫得極好,但我自己卻很少對心儀的女孩子寫情書。我從高中開始到大學期間,簡直就像個寫情書的職業槍手。寫得纏綿悱惻肉麻兮兮,寫得情意綿綿勾人心魄。而內容大抵都是參考..唐詩宋詞、情書大全和瓊瑤愛情小說。因為客戶太多還得編寫號碼以資識別,也會用筆記本來標註上一封信的內容,以免搞錯收信的對象而貽笑大方。我最大的豐功偉業是在服預官役時,幫一位熟男級的營長追求到他傾心愛慕的女子。當我去喝他們的喜酒時,營長夫人還渾然不知我這個隱藏在暗處的藏鏡人。

  文學真是一件純淨的喜歡,喜歡文學讓我時時皆能常保一顆感動的心!好慶幸因為喜歡寫作而能認識善良又熱情的您們。而我心中那份對您的感謝,正如窗外那片片隨風搖曳的竹葉,葉葉翻飛生風..,朋友們…那是我對您最真摯的祝福。

清風2.jpg 清風1.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