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GYVL3TCS   th4SLC50LA  

                                        釣青蛙-憶童年(散文創作)

   連下了幾天的雨,驟雨初歇的夜晚我信步走上屋頂的陽台,夏夜裡依稀還盪漾著雨後的清新;朦朧的月光已到中天卻有著美麗的意想...。屋後就是一片翠綠的水田,遠遠近近..呱..呱..呱..的蛙鳴聲真是喧鬧的不成樣。我常揣想著..在夏天裡如果少了青蛙的鳴叫聲那該會多麼的沉悶寂聊啊!這樣微風輕拂夏夜裡,總會讓我想起小時候釣青蛙的往事。隨著陣陣的蛙鳴,記憶彷彿穿透過無垠的時光..讓我又重回到天真又迷濛的童年…..。

  童年時的台灣生態很豐富,相當適合蛙類的生長繁衍。在夏天裡,我們這群無惡不作調皮搗蛋的猴死囝除了會偷摘西瓜、芒果、芭樂、龍眼外,最重要的事就是釣青蛙了。台灣真是個青蛙王國,分佈於台灣的青蛙和蟾蜍共有30幾種,在平原水田裡較常見的是赤蛙科,它們多半擁有平滑的表皮,修長的身體和善於跳躍的後肢,體色常呈褐色、黃褐色或夾雜著綠色,台灣共有10幾種。一般小孩子在水田裡釣到的青蛙大都是體型約5、6公分的中型赤蛙(金線蛙、澤蛙),如果能釣到虎皮蛙就是一般俗稱為田雞(水雞)的傢伙,就算是技術高超了。虎皮蛙生性機警多疑且不易上鉤,牠的頭部嘴吻尖圓,全身粗壯圓胖,體背灰褐色或暗褐色,體背、體側及四肢有圓形顆粒及短棒狀突起,眼後可見鼓膜,叫聲宏亮悠遠。體型最大可達18公分,算是台灣蛙界裡的姚明(巨無霸)。

   釣青蛙一般都是用【一竿釣法】,就是取一根長度適當的細竹竿,尾端綁上釣魚線用蚯蚓作餌,在水田、水溝、水草岸邊、阡陌上,上下抽動著手臂..引誘蛙類上鉤。青蛙的視覺世界和我們不同,牠們只看得到會動的東西,能判斷大小,但看不出來具體形像。因此,在青蛙的世界裡有句銘言:「看到比牠小的東西就吃下去,比牠稍大或差不多大個體就抱上去,太大的個體就逃之夭夭。」釣青蛙要有相當的耐性與技巧,等青蛙上鉤後,判斷牠已將釣餌吞入嘴裡;就要迅速將釣線拉起張開紗網將牠們手到擒來..。還有一種是【定點放餌釣法】,取竹條約30餘公分,一端削尖預備挿於水田的埂邊上;一端綁上魚線後尾端的魚鉤上串上蚯蚓當釣餌;像這樣的釣具我家就有200多根。通常於黃昏的時刻裡在水田的四周放餌,約兩三步放置一根釣餌。在晚上八點多時結伴來收餌,通常會兩人為一組;一個人拿著用牛頭牌牛奶罐挖洞内置蠟燭照明著,一人負責收取上鉤的大青蛙。夏天的夜晚蛇類到處竄動,在捉青蛙時可得注意田埂上的狀況被蛇咬上了,可會出人命的。我家的堂叔捉青蛙另有妙招,他總會在雨後的晚上邀我去野地裡捉青蛙。我負責拿著大燭光的手電筒,靜心聆聽哪裡有呱..呱…呱..的蛙鳴聲,然後搜巡大青蛙蹲坐的位置後用強光猛照青蛙的眼睛,通常大青蛙被強光照住後,會失去逃跑的能力而讓堂叔輕易的手到擒來。有一次大雨後的夏夜裡,我們叔侄倆又連袂出擊,在一個大水圳邊捉青蛙..那晚捉到的清一色都是虎皮蛙這種巨無霸,回家一秤竟捉了有20多斤。捉到的青蛙會放置在大水缸內暫養,上面用木蓋壓住並放上一把鐵菜刀,據說是要防止土地公爺偷偷放了這些土地公的乾兒子;不久之後就會有商人來村莊裡收購青蛙。

   小時候的玩伴阿恭是一位釣青蛙的高手,在我的眼中;拿著釣竿的阿恭簡直像是一位握著青龍寶劍的俠客..。每天放學回家後的黃昏,阿恭都會帶我去一個秘密釣點;那是一個茭白筍田連著一個大水圳。只見阿恭把長長的釣線垂到深不見底的筍田和水圳的交接處,輕巧而嫻熟的抽動著手臂…,我屏氣凝神的在旁觀望…,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阿恭極速的拉上魚線,半空中平白出現一隻大傢伙..阿恭靈巧的張網接住這隻巨無霸…乖乖…是一隻大約20公分的虎皮蛙。每天都只釣一隻就收手了…,我好奇的問阿恭為何不多釣幾隻,阿恭說:「虎皮蛙生性鬼靈又多疑…每天只釣一隻才會讓牠們失去戒心..天天都能上鉤。」,阿恭真是聰明,難怪我們班上的除法算數他是的一個搞懂的,後來他吃齋拜佛成了一位法師.。

我小時候很「歹腰飼」,總是面黃肌瘦..。我的乾媽很疼愛我,聽人說用大青蛙燉絲瓜鬚會開脾又開胃…,每隔幾天她就會燉一鍋青蛙湯來讓我進補,而且都要一口一口的親自餵我吃完才放心..,這讓姊姊們很是吃味,都造謠說我其實是乾媽的親生兒子。有一次因故被母親責罵,我竟傷心的逃去投奔乾媽,惹得父親親自拿出戶口名簿來向我證明,他才是我的正牌老子。長大後我每次喝著青蛙湯總會想起乾媽對我的慈愛…。

   有一年夏天,我沉迷釣青蛙真是很不像樣…。整日遊蕩在水田不回家,害家人以為我被壞人拐跑了。大家急得分頭尋找…,回家後只見父親氣得鐵青著臉把我拉進牛棚裡並用繩子吊起來準備毒打,大姊在旁跪下求情父親放我一馬..,父親焉能聽入耳,舉起黃麻的白梗棍就要抽打…,我死心的閉上雙眼準備受刑..哪知父親一棒落下之際…大姊竟撲到我身上替我承受了那狠狠的一鞭..,並死命的抱著我護著我…在混亂間只見姐姐的腿上現出一道紫紅的鞭痕…。多少年過去了但我始終難以忘懷大姊對我呵護情深的那一幕…。

(本篇由雅虎舊文章改編)

   thVRK7S7J2        thSXBHGCBB

 

水車姑娘 清風   翻唱

爸爸牽水牛走過田岸邊 想著什麼越頭對阮
笑甲嘴嘻嘻 恰!恰恰!恰!恰恰!
做一個農家女兒 每日踏水車 唉!唉!
猶原也時常唱歌詩安慰心空虛
飛來又飛去 一對白鷺鷥 引阮思念心愛哥哥
難忘的情味 恰!恰恰!恰!恰恰!
幫忙著年老爸爸 每日踏水車 唉!唉!
照心願惦在伊身邊 著要等何時
為著伊學業惦在小城市 彼日批信也是叫阮
忍耐心稀微 恰!恰恰!恰!恰恰!
期待著快樂春天 每日踏水車 唉!唉!
若聽見烏秋塊叫啼大氣吐袂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