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GSK9QVDW thXFHPFR22  

                                                芋仔冰(散文創作)

   時令還沒到端午節天氣卻炎熱的令人大呼受不了這個星期日和家人到南投埔里酒廠閒蕩,順便到18C巧克力工房吃冰淇淋。到現場滿山滿谷的人潮排隊等著買冰淇淋,我也跟著排隊眼看著琳朗滿目又誘人的冰淇淋,口水不禁流了滿地。老婆幫我買了三球120元,有杏仁、馬告、還有覆盆子三種口味吃的我不亦樂乎。

  我吃著吃著..竟想起了童年盛夏裡,公認最高檔的冰品-芋仔冰,那時還沒有冰淇淋這麼時髦的玩意兒。芋仔冰沒有冰淇淋那般甜膩,卻多了芋頭香的意韻與清甜。芋仔冰可稱為「台灣手路工冰」,據說製作的工法相當繁複,首先要將濃稠的液體狀材料放在冰桶內,並置於冷凍櫃裡,然後要不斷的進行鏟、翻、攪等動作,全部過程相當辛苦。一球柔綿緊實香Q兼俱的芋仔冰,咬一口後,讓它在舌尖嘴裡慢慢融化,那滿嘴的芋香四溢,口感絕對是冰淇淋所無法比擬的。它的口味還有鳳梨、酸梅、花生、牛奶等;但一律以『芋仔冰』名之。

  童年夏日裡,到村裡大榕樹下賣芋仔冰的,是個留著絡腮鬍的黑膛臉漢子,孩子們都叫他坤旺叔。他渾身長著結實的肌肉;濃眉凸眼笑聲咯咯得很是豪邁。他平日在鄉間裡幹些粗工散活,每逢夏天就會批發芋仔冰來賣,兼收購一些歹銅舊錫(台語-收古物仔)。粗壯的雙腿踩著一輛改裝的三輪車,銅製的鈴鐺在他手裡,搖得清脆又響亮;簡直比蟬叫聲還喧鬧又吸引人。坤旺叔的身後都會跟著他老婆,負責挖芋仔冰賣給客人。坤旺嬸長得可秀氣了,淡細的眉毛丹鳳眼,一桿直挺挺水蔥似的高鼻子配上櫻桃小嘴,這樣的美人胚卻配上粗獷如野獸般的坤旺,年少的我總覺得很不相配。鄉下人都說坤旺去部隊裡當兵;卻拐騙回來了一個外省婆。我每次去買芋仔冰,儘聽她說著:『小伙子,合著您今兒個是要吃點什麼來著?』,您聽聽,真是挺爽脆的北方口音。『偶(我)今天想粗(吃)兩球芋仔冰。』我的台灣狗(國)語真是夠瞧了!只見坤旺嬸用她那纖細的玉手,握著銅製的勺子把芋仔冰挖得又圓又緊實。不像別人家賣的,外型鬆散吃起冰來入口已化,且沒有芋頭香氣環繞,完全引不了我吃冰的興趣。

  坤旺家的芋仔冰著實好吃,是冰中的極品。緊實綿密的芋仔冰咬一口含在嘴裡,那芋頭的特殊香氣就會在舌尖齒縫裡滲透盪漾。那感覺,就像把整顆小芋頭冰過後,放在嘴裡咀嚼般的美味。當年,窮公務員的父親很少給我零用錢,我每每都只能望冰興嘆…….。一個端午節過後的中午,遠房堂嬸將鵝毛賣給坤旺,收了十元現金並用大磁碗裝了整整八球芋仔冰。我幾乎看呆了;原來鵝毛是如此的值錢,而雞毛卻只能當堆肥呢!我從此每天積極的收集撿著鵝毛,老家屋後有一片竹林環繞,中間有一窪水潭。鄰近的鴨鵝中午都會到此避暑休憩,我撿了幾天鵝毛,竟覺得太沒效率了,才撿著那一些些的鵝毛哪夠換芋仔冰吃呀?在懊惱之際,我頓時靈光一閃,而嘴角竟浮出一抹奸笑。我找來粗硬的鉛線,將它彎折成一個鉤子的型狀,約三尺長,用來做擒拿鵝隻的武器。每日午後的竹林邊,儘看我拿著鐵鉤,像韓信點兵;如班長點名般一隻輪換著一隻,勾住鵝的腳掌然後按住鵝身後,死命的拔著鵝毛,那可憐的白鵝竟驚嚇得嘎嘎慘叫。一星期下來卻也成果豐碩,『搜括』了滿滿一大袋。終於,坤旺叔又來到大樹下了,我急著將鵝毛賣給他。他卻笑笑說著:『你家的鵝仔看來很小隻喔!給你六元好嗎?』,『我不要零錢;給我六球芋仔冰!』我饞嘴又堅定的說。

  在那個微風輕拂過竹梢的淡淡午後,我坐在竹叢下聽著萬葉千聲的竹濤,嘴裡卻暢快地吃著那六球芋仔冰,吃得心滿意足;吃得天昏地暗;吃得嘴唇泛紫身體發冷,彷彿這種快意可以無限延長到我可以意想的一生;在那個美麗盛夏的午後…………………..

th[3] (2)th[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