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R1UJn.LJnVUMPCrXvgjA[1]  

                                            小星星(短篇小說創作2)

    黃老師請了長假,他的班央請我來代課.。這個班我不會太陌生,有些同學的兄姐還曾經是我的學生。今的自然課課程天上是「觀察月亮」,我小心翼翼的在黑板上畫上各種月形,藉以觀察農曆的月亮月形的盈缺變化。「所以,月亮從農曆初一到十五,月形是從缺到圓,亮光的部分在右方,從十五到三十月形是從圓到缺亮光的部分在左邊。」,「同一天觀察的月形變化不大,但月亮的高度位置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我說得眉飛色舞而口沫橫飛,這班四年級的學生也聽得津津有味。我甚至為了要讓他們印象深刻,講到檸檬月時,我不禁唱了起來..「月兒像檸檬淡淡的掛天空 我倆搖搖盪盪 散步在月色中。」同學都覺得煞是有趣,代課老師竟然唱起歌來,課堂的學習氣氛極好。我用眼角掃了全班,竟發現有個學生在打著瞌睡,我有點生氣的喊他站起來,一看點名簿,這不給我面子的傢伙名叫李文星,只見他黑著眼眶精神不濟的憔悴模樣,我猜他晚上八成一定是打著電腦沒睡覺,狠狠訓了他幾句他竟然紅著眼眶說:「老師!真是對不起您!」,呵!少裝可憐了,這種學生我見多了。為了不影響課程我繼續說著:「月亮從東方升起.,繞過南方的天空然後由西方降落.」,「如果我們要觀察月亮要面向哪一方?」,全班耳震如雷的一致說著:「南方!」,我抿抿嘴角捉狹著問:「如果,我們面向北方會看到什麼東西呢?」小朋友被我突如其來的急轉彎問題弄的面面相覷。我接著笑笑說:「會見到鬼啦!」,這個答案太超出他們的想像,半响,全班又是一陣哄然大笑。在笑聲的音浪裡,我卻見到李文星眼光裡閃爍著驚恐不安的神情。

   我回到座位,喝杯水準備著下一節數學課。「老師!」聲音很微小,我轉過頭,原來是李文星,「進來..」,他再次的對我鞠躬道歉,我說:「沒關係啦!下次注意點就行了,電腦不要打太晚了喔.。」,它鎖起眉梢..並搖著頭..:「我沒有….」,他有點口吃囁囁著說:「老師!這世上真的有鬼嗎?」,我竟被問傻了…這可是個嚴肅的大問題呢?我很後悔在課堂上引起這個話題,只好敷衍的回答他:「世界上哪有什麼鬼….那都是想像的,大人們拿來哄騙小孩的玩意兒。」,他迷網的望著我:「是真的嗎?可是」他低著頭卻欲言又止的。我拍拍肩膀安慰他:「不要想太多..你的父母呢?」,才剛接的班級,我還搞不清楚學生家庭的狀況..。「我父親在大陸做作生意,好久才能回來..母親幾年前生病過世了…我現在跟繼母和同住。」這時,上課的鐘聲赫然響起,我只好匆匆趕著去上課;望著他瘦弱的身影心中竟有著憐惜的情愫。

   往後,我時常在校園裡遇到李文星,看他失魂落魄的慘白臉色真是替他擔心.。有天黃昏,已經放學很久了,仍見他在涼亭裡閒蕩著。我問他為何還不回家,他抿著嘴突然緊握著我的手飲泣起來說著:「老師我不敢回家,深夜裡鬼怪會來捉我,我真的好害怕…。」,李文星描述著…某些深晚裡,當他剛進入夢鄉,都會被怪聲吵醒,窗外都會出現恐怖的黑影或是貼著玻璃窗的鬼臉,而這時屋內的玩具飛機和衣服都會飄浮在半空中….。這真是太駭人聽聞了:「有這等事!你繼母知道嗎?」,他點點頭:「繼母總說我是胡思亂想,曾帶我去看精神科醫生還,說我像已死去的母親很神經質。」,我只好陪他回家,順道也去作個家庭訪問。李文星的家在郊外是棟相當豪華的大別墅。我按了門鈴,半响後…他繼母來應門,我說明來意後,她很客氣的招呼我進屋,「我們家文星在學校一定時常給老師添麻煩。」她說著,逐把手上正在學著走路的小孩交給文星哄騙,並囑意兄弟倆帶到書房休息。我好容易才能看清她的容貌,臉上的妝勾勒得頗為時尚高雅;穿著也端莊又得體。「哪裡..哪裡,文星很乖的只是上課精神不太集中。」我禮貌的應對著。「這孩子像她生母..很神經質老是疑神疑鬼的。」,她又告訴我,李先生在大陸忙著作生意,台灣的業務都得靠她在打理安排,「我一個女人家要工作又要兼顧家庭真是忙的不可開交。」,她又說白天只有一對夫妻檔的傭人會來打理家務,晚上就只剩他們母子三人,我趁機開門見山的說起文星不敢回家的駭人事情,她後母聽後連忙說:「老師千萬不要聽他胡扯,這孩子很會說謊的。」她揚了揚手上文星去看病的藥單.說著:「都怪我太疏忽他了,這個年紀的小孩最需要母愛了,我作母親的一定要深切的反省,要對他付出更多的愛心耐心才行。」我聽得不禁動容.. 文星何其幸福呀,有個愛他的母親。

回家的路上,我順道去拜訪高中時的老同學林仕輝,此君應該是我們這一夥人裡最有成就的,警官畢業後一路攀爬且運勢亨通,現在已是官拜二線二星警察局分所所長,,而分所恰巧就在附近。我們多年不見且相談甚歡,輝哥真是風采不減當年,雖入中年還是長得英俊又挺拔。我逐說起最近發生的種種怪事,輝哥聽得入迷又好奇,竟從檔案資料室裡拿出一本管區裡居民的名冊,原來文星的父母是警察之友會的會員,事業做得相當成功。她母親生前相當熱心公益及慈善事業;夫妻感情相當恩愛,只有文星這個獨生子。「那是個內賢外慧的女人,只可惜生了那場大病。」原來仕輝也認識他們,他還告訴我,現在的繼母原本只是李先生公司的會計小姐,因為長得秀麗端莊,後來續弦娶了進來幫忙打點事業。「既然在我的管區裡,我一定會多加關照注意些.。」,時間有點晚了,我起身告別.,在道別聲裡,我卻從仕輝的閃爍眼神裡讀出了一些若有所思的意味。

   代課了一段時日後,文星的功課是有進步了些;但精神狀態還是不理想,總是恍恍惚惚飄飄蕩蕩像遊魂似的,啊!這可憐的小孩。有天他開心的告訴我,父親前幾天從大陸回來了…「好奇怪喔!我爸在家時鬼怪就不再出現了,我睡得特別香甜。」,難道是屋內有了男主人陽氣變重了,惡鬼不敢現身!?「只可惜,爸爸明天就又要回大陸了。」一抹烏雲又悄悄的堆了上來。黃老師終於要回來了,我也即將功成身退,心中竟有些不捨…特別是放心不下那個可憐蟲-文星。那個星期六的下午,我特地去他家道別,女傭人來應門,她引領我去客廳。我見到她後母輕擁著文星並在教他寫著功課,這令人感到溫馨的畫面。她後母對我連聲道謝著,這真是一個得體又慈愛的女主人。基於好奇我刻意的觀察文星房間的所在,那是在豪宅的最偏僻處,旁邊緊挨著一片小樹叢很容易躲藏人,別墅的外牆不高,像我這等身手都可輕易翻牆而入。回家後我轉輾難眠,我深思著,這世上真的有鬼怪嗎?文星卻要受著這夢靨般的折磨。我披上一件薄外套騎著單車遊蕩在街道上,夜深了空氣裡濛著白茫茫的霧氣,我騎著…騎著.. 竟來到文星家的附近,這偏僻的豪宅附近沒有其他住戶,除了遠處的幾聲狗吠四周顯得靜謐而詭異,而天邊的眉月卻勾勒出藍幽幽的光芒。我趴伏在牆邊細觀屋內的動靜,半响,文星的窗邊竟悄悄閃出一個鬼魅般的黑影,祂的鬼臉貼在窗面上磨蹭著,並對著屋內作勢惡撲的恐怖模樣,還拿出一根類似釣竿的東西,不時的向屋內搖擺晃動,屋內的玩具飛機、衣服凌空四處飄盪著..伴隨著是一陣陣淒厲又駭人的慘叫聲,那童稚般哀嚎的哭喊聲,真叫我聽得心碎又顫慄,我衝動的欲翻牆救人,但卻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從後制止,我回頭一瞧,差點驚訝得昏倒在地上,那個人拉我的神祕客竟是林仕輝警官-我的好同學。他示意我不要出聲,後面緊跟上的兩個女警察手腳麻俐的翻牆逮人,一陣尖叫加混亂後「鬼怪」終於被制伏了,那張鬼臉真是噁心又恐怖。我趕緊進屋,並在角落裡找到那個可憐蟲-文星,把他緊緊的擁在懷裡「我就知道老師一定會來救我的…!」他歇斯底里把我抱得緊緊的.。我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他說:「老師真是糊塗.我來晚了,對不起你!」這時從仕輝的身後閃出一個陌生的男子,文星竟叫著他:「爸爸!您怎麼又回來了?」,那男子向我點頭示意並打著招呼.,然後逕走到「鬼怪」的身邊說:「秀琴,虧我對妳如此的信賴,誰料到妳竟是如此的冷血又狠毒,這樣對待一個幼小的孩子!」,那個「鬼怪」逐拉下醜陋的面具,我定眼一瞧,竟是文星的後母。她全身顫抖激動著說:「到底是誰鐵石心腸?李世雄你這個偽君子,你娶了我你真的有愛過我嗎?」,他後母幾乎哭喊著說:「我那麼努力的想作一個稱職的後母,但你的心裡卻只有你那個死鬼妻,.你從來就沒真的愛過我一天,為了躲開我你長年的故意滯留在大陸。」今夜這種場景我完全看傻了。「你當年如果那麼鍾於你的狗屁愛情,早就應該追隨著你那個死鬼前妻一起埋葬,何苦讓我也白白的陪你們犧牲。」,我一回頭竟看到李世雄滿臉也掛著淚珠說:「我只能對妳說抱歉,我也曾努力過,但愛情真的不能勉強。」,「哼!誰會稀罕你的鬼道歉。」她猛轉身惡狠狠的瞪著文星彷彿要吃掉他般的說:「尤其是這個小鬼長得一雙和他生母一樣賊溜溜的眼睛看著就讓我冒火,彷彿時時都像在監視著我我,恨死你們一家了!」..。「好了!先押到警局作完筆錄再說。」仕輝說這種家暴案件,又牽涉到裝鬼嚇人;還需要司法單位來認定罪行,原來是仕輝偷偷通知文星的父親回來,他說已經派人埋伏監控很久了,今晚才收網破案的,但結局卻是那麼的令人不堪。

   故事是說完了,但我的心情卻像今夜裡,垂掛在天際邊忽遠忽近的寒星般的暗淡,那些閃爍著淒惻清光的小星星,是如此的孤寂又令人憐惜。他們彷彿化身成一位位的小天使降落在天地間,一遍遍的開啟、考驗著我們的愛心與智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