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園 黃昏  

                                 擒兇記(短篇小說創作)

    冬至過後,轉眼又將小寒。幾波早到的東北季風,在靜謐的冬夜裡吹拂著窗櫺呯碰作響..。這樣的時節總讓我憶起小時候…初冬迷濛的暗暝,鄉下的小偷鼠輩都會蠢蠢欲動,這類宵小其實不算什麼江洋大盜;並不敢幹些殺人放火的勾當…。頂多只是趁著夜幕低垂,潛入農家偷雞摸羊;偷拿些村舍的農具、日常裡有些價值的物品,最嚴重的是將農家耕田的水牛偷牽走…。我最懼怕寒冷的冬夜裡,村長伯透過放送頭(廣播站)說著:「各位村民大家注意,住在村尾的阿水伯有ㄉㄟ講,村外的甘蔗園裡有看到不明的人士出沒..大家要提高警覺提防宵小侵入….。」,每當這個時候,家家戶戶都會關閉門戶,將家禽畜綁緊看顧好,並嚴禁孩童亂跑總會恫嚇著說:「還敢亂跑!小心被竊賊捉去賣掉….。」整個村莊籠罩在漆黑又迷濛的夜色裡,村道上只有村勇所組成的巡邏隊在戒備查看著…,在昏黃燈影的烘托下,小偷的身影彷彿隨時都會從黑暗裡竄出來…..。

     升上高三那年的冬至前後,小偷鬧得特別猖獗;應該是年關漸近之故。那時我迷上打籃球且日與繼夜的鬥牛比賽,球鞋磨損的也特別厲害…。剛轉學到班上的新同學劉屏很有義氣的借我一雙「牛頭牌」籃球鞋,那可是當年的昂貴品牌。我借用後當夜洗乾淨掛在屋簷的竹竿上晾乾…一早起來,球鞋竟不翼而飛,我不禁忘形的大罵:「幹!這死賊脯!讓老子逮著了,準將你捆著去送官….。」,這幾夜真的很不平靜,但村勇的巡邏隊卻都是徒勞無功;總讓那狡猾的惡賊趁勢脫逃,據村長說,每次都追到村邊的崙仔頂賊影就追丟了。那是一個荒草雜木横生的小山丘,周邊圍繞著一望無際的甘蔗田。小山丘上還葬著幾門古墓,景象顯得陰森又恐佈;平日裡村人很少會到此逗留。那晚,鬧賊又起。我偷偷的從後門溜了出來,手握著一把木劍。這是大哥在家時練劍的武器,他那時已經進部隊服官役了。我摸著黑一路穿梭到崙仔頂的小路上守候,我母親嚴禁我出去幫忙捉賊,尤其是在連續痛失三個兄長之後,她更怕又會失去我。此時,天邊勾出如眉的新月,這美的意象竟透著幾許的迷離與詭異。我潛伏在黑暗處等賊影出現…,冷不防間,從甘蔗田裡竄出一個人影,待走近,我定眼一瞧竟不是賊,是我認識的一個鄰村的男子,他在我家幹過一陣子的長工。我們都叫他勇叔,人長得粗壯有力,蟹殼臉;濃眉牛眼絡腮鬍,講話有點粗俗,我母親都說他..厚話屎、膨風水蛙(愛吹牛),平時喜歡喝酒賭博…每個工作都幹不久就捲舖蓋走路了…他看到我也楞了一下..,「竹仔小頭家,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莫非也是出來幫著捉賊?」據他說…因為知道我們村子鬧賊,他基於敦親睦鄰也出來幫著捉賊.,我見他的手裡握著一把鋒利的鋤頭,在冬月下閃著冷光。最後他說:「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嘿!嘿!最好不要胡亂跑..。捉盜賊交給我們就搞定了!」,回到家我相當不服氣,我一定要追討回籃球鞋.一定要讓盜賊好看….血債血還,我義憤填膺的想著…。

    放學後,我趁著天色未暗…跑到崙仔頂週遭去觀察地形地物…思索著,為什麼盜賊每次都會消失在甘蔗園裡?葫蘆裡賣什藥!?我在蔗田裡很有耐心的一行行搜索著,如刀鋒的蔗葉,割得我遍體麟傷….眼見天色將暮…我急得直冒冷汗….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漫天蔗田的中央隱密處,我總算找到了賊窩。四周菸蒂丟了一地,還有喝空的酒瓶,乾枯的蔗葉下鋪著一層防水的雨布,裡頭盡是一些贓物…昂貴的衣物、古玩、小家電,還有我那雙牛頭牌球鞋也赫然在列,最費解的是還有幾尊神像,臉部都被纏著紅布條…難道這個賊也怕神明逞罰?我小心翼翼的回復現地,並在蔗園的入口處作上記號。我沒將消息透漏給村長知道,因為我不知道盜賊的真正身分,走漏風聲後要捉到他就很難了;我今晚非要跟他做個了結不可….。

    冬日的月色冷清,我假裝已入睡熄燈後,再偷偷的從後院溜了出來。手裡握著木劍;還有綑綁盜賊的牛繩,我要讓村長和勇叔他們知道讀書人絕不是懦夫。我一身勁裝身手靈巧的如貓般的敏捷,崙仔頂周圍的蔗田在藍幽幽的月色烘托下顯得陰森又恐佈,夜風吹過蔗葉稍…咻咻作響….彷彿有無數的鬼魅隱藏在蔗田裡。我硬著頭皮咬緊牙一路的穿梭前進,最後,我隱身在賊窩的後面一排,並仔細偽裝。茂密粗壯的甘蔗梗遮蔽著月光,很難發現我這隻潛伏的狼,我靜待著兇賊的現身。時間分秒飛逝….我推想著各種發生的狀況….如果來了一夥人呢?….如果那個匪類身懷絕技呢?….如果我不幸慘遭毒手…在這荒野裡一定沒人知曉…而母親一定會哭斷腸…。如果….。我強作鎮定並瞄了一下手錶,眼看都快凌晨兩點了..那惡賊今晚不來了嗎?就在我遲疑之間…甘蔗園的那頭傳來一陣聲響..窸窣.. .窸窣…由遠而近,我的心跳聲呯呯作響,像要從口裡跳出般。…終於,我看見一團身影在我前一排蔗梗裡晃動,並倏然坐了下來。我伏得更低並趁勢打量這個身影壯碩的賊,他全身黑衣並綁著頭套面罩..,看來是個棘手的貨色,我如果沒有一劍放倒他;後果堪慮。我斟酌著最佳攻擊的時機…只見他將今晚得手的贓物堆進雨布下,並從身上摸出一瓶酒,仰著頭往嘴裡灌…我逮著了這千古難逢的當兒…握著木劍從後飛身而起,並給那惡賊致命的一擊,那盜賊的身手也夠機靈…聽到後面的異常聲響也本能的想回頭防禦..,但卻已被我搶了個機先,他的後腦杓吃了我狠狠的一棒子,身子搖搖欲倒…我趁勢再補上一槍,總算讓他乖乖就範….我急著拿出牛繩將他雙手反剪綁在身後,雙腳也被我五花大綁,想他插翅都難飛了。此時,恐懼才真正襲上心頭…沒把他打死吧?我試了一下他的鼻息尚存,還好只是昏厥過去…我費盡吃奶的力氣…把這帶著面罩的熊貨拖出甘蔗田,並緊綁在小路旁的苦苓樹下….我用微微顫抖的手,好奇的打開頭套面罩…在清幽朦朧的月光下,那惡賊的面容赫然現身…我一看,差點沒驚嚇昏厥過去…真想不到,令全村民傷透腦筋且無計可施的惡賊竟然會是-勇叔,也難怪捉不著他;隱身在身旁的惡魔往往是最難防範的。

    初昇的冬陽在天際沁出溫暖的光暈,等著天再亮一點,我就要趕著去通報村長;叫他報警來處裡了,我已整夜都沒闔上眼,人顯得困乏又疲憊…況且,我還要趕著去學校上課呢…我可不想錯過今天的全校數學科競試…眼前這片一望無垠的甘蔗園,在晨曦曙光的照耀下盪漾著一片澄明的金黃…。

(陳信竹寫於105.12.21.初冬微寒的夜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