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2.jpg   

 

茉莉(短篇小說創作)

   春日的晨曦裡,天空透著湛藍的曙光,有著一種無可言喻的美...。我大清早在小花圃裡澆著花,角落裡的茉莉叢那翠綠的葉子展現著動人的喜悅。茉莉花四月時才會盛開,現在只是含苞待放。茉莉花為木犀科的常綠小灌木,別名木梨花、抹麗花、遠客、末麗...,花型有單瓣、重瓣或多瓣之分,葉子翠綠富光澤,花朵表面光滑潔白如玉膚凝脂,花色潔白花香濃厚清雅宜人..。茉莉原產於印度、阿拉伯一帶,於漢朝年間傳入中國。茉莉雖然來自異邦,但憑藉著她那淡淡的清香、和秀麗的姿態,而在幅源廣大的中國,成為家喻戶曉、人人喜愛的花卉,佛經裡還稱它為「鬘華」。

  老家的宅院裡,除了種著含笑花,還栽了幾株茉莉。很少人知道茉莉是夜半開花的,夏季的夜晚,天上繁星點點,院子裡茉莉花團錦簇,繁花一片;夜霧茫茫中,處處飄散著芬芳馥郁的茉莉花香;童年的我總是在茉莉叢中聞著花香入夢。我澆著花,感受著雨後的泥土柔軟又濕潤;而回憶彷彿像茉莉花含苞待放的蓓蕾,一瓣一瓣向外展放張開..,陽光照在茉莉花葉子上,葉子一片片形成各種變換不定的綠色光影,我帶著淡淡的思緒佇立於木窗前,索性打開木窗讓清風輕拂入屋內。我在窗邊看著那翠綠的花叢期待著四月盛開的花季,一直到晨曦的曙光照窗從枯木斜著手伸了進來,才使我從深深的回憶與嘆息聲中醒來。

   那年夏天,嫁到遠方的大姑姑因為想念著我;邀我趁著暑假到她家小住幾天。那是個讀初中都得聯考的年代,表哥表姐們每天都得去學校參加課業輔導,黃昏放學才能回來陪我,家裡除了大人外就只剩下百般無聊的我。大姑住的村莊後頭,有一條長滿著野花野草的長堤,堤內就是溪水清澈的小河,河邊有著細白的砂土,還有著顏色美麗圓潤的鵝卵石。我每天都是大清早就去溪邊堆泥人或堆城堡、撿著鵝卵石,過得好不快活。那一天,在溪邊卻讓我認識了一個美麗的小女孩,她的名子叫白茉莉,長得很清秀可人,臉色卻略顯蒼白,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是從古畫裡走出來般。茉莉住在附近的村莊,我們因為年齡相近因此很談得來,我還知道她有一個相依為命很疼愛她的阿嬤...,「那你的媽媽呢?」,每次談起她的媽媽,茉莉都會感傷的眼眶紅紅的,「我的媽媽在幾年前就死了,村莊裡的人都說,她是個美麗又善良的女人。」,「我母親這輩子最喜愛白色的茉莉花,她把我的名子也叫白茉莉。」我覺得茉莉這個名子,很符合她清新又淡雅的氣質。她每天都會從家裡的小花園摘一束茉莉花送給我,他家的庭院種滿了茉莉,茉莉說著:「聞著茉莉花香,就好像媽媽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我,希望你也會喜歡。」說著說著臉卻微微暈紅了。

   我們除了撿鵝卵石,有時也會在沙灘上比賽跑步,茉莉總是跑不了幾步就氣喘如牛嘴唇泛紫。她總會比著心窩的位置偷偷告訴我說:「竹仔,其實我這裡是有病的,聽說我母親也是因為這樣的病過世的。」,我總是安慰她每個人的命運安排都不同,茉莉不會跟她母親遭受同樣的命運。我們愈熟悉友情愈深厚,我覺得茉莉的想法真是易感又早熟而且有著淡淡的憂傷..,她的父親因為深愛著母親,卻受不了愛妻病故的事實,變得終日藉酒澆愁,為怕觸景傷心遠走他鄉久久才會回來。「我父親昨天又回來了,喝得爛醉如泥,癡癡的看著我媽媽的照片流淚,心情不好把我家的碗盤都砸爛了!」,她又說著:「其實我爸是個大好人,他好疼我好疼我…,媽媽死了,他才會變成這般模樣的..。」茉莉眼裡泛淚,我不曉得如何安慰她。「人生真是像苦海般,每個人來世上一遭的意義,難道只是要承受這些生離死別的折騰嗎...?」,這種超乎我童年能理解的話語,很難想像是小小年紀茉莉說的話。「最近,我常常在夜裡發病,我發病起來呼吸急促又困難..嘴唇發紫;把阿嬤都嚇壞了。」,我聽著心都揪成了一團..但只能嘴裡輕唸著:「茉莉..茉莉..不要擔心!」,「你不必安慰我了,我很清楚自己的病情,昨天醫生輕聲告訴我的阿嬤說我活不久了,剛巧被我偷聽到..。」,「阿嬤偷偷掉著眼淚,我假裝睡著了,因為我怕阿嬤知道後會傷心。」,「竹仔,不要為我悲傷,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就能在天堂見到媽媽了。」茉莉含著淒惻的笑容說著。

   再過不久我就要回家鄉了,父親連續寫了幾封信來,要姑丈帶我回家,因為快開學了。臨別之際我去茉莉的家辭行。她的家是個寬敞的四合院,種著許多的花草樹木;茉莉的阿嬤很慈善,臉上掛著苦命女人所特有的滄桑與愁容。我們說了許多彼此祝福的話,茉莉的臉色更蒼白了。我們也彼此約定著,明年當茉莉花開的暑假,我一定會回來看她,只見茉莉感動的說著:「竹仔,你真是個善良又開朗的男孩,很珍惜和你相聚的緣份,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你,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一天..。」,「會的,我明年一定會再回來,咱們不見不散。」我語氣堅定的說。

   昱年的暑假,我不巧生了一場大病。不要說是去姑姑家,就算要出去村子外走走家人都不會肯。我儘管心急如焚,卻只能當個背信的人。庭院裡淡雅的茉莉花香,總讓我想起遠方令我萬分牽掛的白茉莉。又隔了一年,我終於又回到令我懷想的地方,我踏循著熟悉又陌生的蜿蜒小路來找白茉莉。四合院裡空盪盪的,我喊了幾聲後;阿嬤總算拖著老邁的身子來應門。阿嬤見著我竟紅了眼眶的說著:「竹仔!你總算來了,她等你好久;天天叨唸著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據阿嬤描述,茉莉在那個夏天就走了,她千盼萬盼但都等不到我的出現,失望的心情可想而知。我聽完阿嬤的話語,神情愕然而呆立在茉莉家的門前,心中卻充滿著懊悔與不捨.。我是個失信於朋友的無賴,茉莉,請妳要原諒我...!阿嬤也拿給我一包茉莉要轉送給我的東西,裡面有幾張用茉莉花壓成的明信片,飄著淡淡的花香。也有幾顆精緻圓潤的鵝卵石,泛發著美麗的光彩。還有一封信,我用微微顫抖的手展讀著........

「竹仔: 盼了好久好久...終究,你還是沒來,我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了。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好懷念去年夏天的相遇,而你的開朗與善良曾經帶給我那麼多的歡樂。或許你早已把我給忘了...哈哈..一個苦命又卑微的孤女,卻要去奢求別人給予的許多的溫情,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一笑..)但我對你的友情卻是那麼的真摯,且純真的不帶一絲絲雜質。我堅信你一定是被事情絆住了,當你看到這封信時,也許我早已經離開了人世間,你每次都會笑我太早熟了,但天知道,我每天面對的煩憂與生命存亡的搏鬥,是單純而善良的你所不能想像的。我真的好想念好想念你,好盼望能再見你一面….白茉莉上。」

   我幾乎是流著淚讀完此信,我請求阿嬤帶我到茉莉的墳前拜別,在飄盪的風絮中,我還看到一個滿臉于思的中年男人他是茉莉的父親,他也佇立於茉莉的墳前沉思著,我卻連一眼都懶得瞧他;他是在憑弔著過去的荒唐與無知?還是在懊悔著沒有好好盡到一個當父親該負的責任?

    我在這樣美麗的晨曦裡嗅著茉莉花清雅的香氣,心中卻滿懷著對童年好友白茉莉的思念,不知她們母女在另一個未知的世界重逢了嗎?人的一生只是隨境流轉而已,在歲月的流沙裡,真能留住的並不多呀。在汙濁的人世間,茉莉花還是開得如此的從容自在。彷彿我們也可以藉著自性的開啟;嗅聞到人生的芳香。我的好朋友白茉莉和她的母親,她們的生命雖然短暫,但屬於她們的靈性一定有著一對美麗的翅翼,會讓我們因為思念,也能夠瞥見人生的美麗。這世界雖大,但有緣的人必定能夠相逢,就算是無緣重逢了;也會在回憶裡互相想起彼此那雙清澈的眼睛。

 茉莉1.jpg

本文特別感謝一秀大哥贈詩2013-07-23

長年心事寄茉莉,塵鬢星星,芳心清香含笑遠,阿郎不捨心痛!

院落寂寞竹影遮,綺窗深靜,去年今日依舊在,簾半捲日西沉;

杜娟啼月一聲聲,輕喚佳人,淚眼飃零來入夢,胭脂紅顏淒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