蕃薯1.jpg  

 

                                   蕃薯不驚落土爛(散文創作)

     廚房角落裡堆棄著幾顆乾癟的蕃薯,那是妻子將個頭大的番薯拿去煮食後;餘留下來殘存的幾顆。它們長得瘦小不起眼很難再有機會被料理成佳餚,把它們丟棄了可惜,我找來一個過舊曆年時裝過水仙花的磁盆,將乾枯的番薯置於盆中;埋了土澆了水放在屋旁。過了幾天花盆裡竟冒出了翠綠的新芽,那些芽以著驚人的速度成長著。顏色深翠姿態優美,在夏日的晨曦裡展現著美麗的身影。我不禁讚嘆著它旺盛的生命力,誰能料到幾天前它仍是乾癟瘦小的蕃薯呢。

    這讓我想起了小時候聽過的一句台灣俗諺:「蕃薯不驚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傳。」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裡,番薯那繁茂的枝葉與豐碩的果實養活了千千萬萬的台灣的子民,但也因為它具有耐旱又抗強風雨水的特性;使得它容易存活茁壯而被視為粗賤,也忽略了它存在的價值與美麗。一片開滿著白色花朵的番薯田映襯著翠綠的藤葉,那種美麗是萬言難詮的。滿田潔白的喇叭花隨風搖曳著,彷彿吹奏著生命裡的樂章;沒有真正進入如此美麗的當下,無法去領略慧眼才能見得的美麗...

   我讀中學時每天帶便當有一半是裝白米飯但有一半卻是裝著番薯簽,雖然吃得胃裡直泛酸味;卻也吃得理直氣壯;那個年代裡能有書念不必去工廠當黑手學徒就要很感恩了,我曾在【便當的滋味】那篇拙文裡描寫過。我家養著一頭黑水牛阿福,每天放學後都得牽著牠到野地或水圳邊吃草;還得去田裡割蕃薯藤餵飽牠。阿福是頭體型壯碩巨大的傢伙,按人類的年紀來論定牠大約是青少年。原本牽牠去野地吃草的是讀高中大哥的工作,他力氣比我大得多才能拉得動阿福。大哥每次都耍賴說是要算數學要背英文單字,硬逼著我要代替他。阿福溫馴時還會讓我騎在牠的背上戲耍,但發起牛脾氣來可是六親不認的;被牠尖尖的牛角鬥到可是會沒命的。村裡有個女孩也會牽著她家那頭母牛小花去野地吃草,看到我會害羞又臉紅,但卻也喜歡偷偷的瞄著我瞧。有一天她害羞得對我說,她家的母牛小花正在鬧發情,過幾天要帶到牛墟裡去給擁有高貴血統的進口大公牛配種,她說著:「我阿姆要我好好看守著小花,不要讓村裡劣質品種的土公牛配上了..,我阿姆還說要特別提防你家的阿福..。」,原來是這麼一檔事兒,難怪最近阿福見著小花總是嘴角淌著一圈白泡沫,倆頭牛又是磨蹭又是親熱肉麻兮兮的。那天也真該要出事,我因為內急閃到玉米田去了,才一回神就瞧見我家的阿福竟然爬跨在小花的身後幹著那檔事。我幾乎嚇得尖叫著:「阿福你這畜牲給我下來..!」我用盡了吃奶的力氣拉扯著韁繩想把阿福拉下馬來,但阿福此時執迷又蠻橫的哪肯聽我的,那鄰家女孩也是又急又擔心並大聲哭罵著我:「嗚嗚…都是你害的啦…咱家小花被你上了…嗚嗚..我回去會被阿姆打個半死啦..」,我連忙辯白著::「你光罵我有什用?又不是我上了小花的…!你該怪的是阿福吧..!」,阿福啊阿福…,這個可惡的傢伙真是把我搞毛了,我氣得用硬土礫猛砸牠的牛屁股,牠感覺疼痛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翻身下來。吃晚飯時,女孩的母親來我家興師問罪。我的父母親陪盡了道歉和笑臉並安撫著,父親並拍著胸脯保證著:「阿福還沒真正登大人,打的都是空包彈;配種不會成事啦!」。

    農家栽種番薯大都採用最有效率的【阡插法】,也就是剪下蔓藤尾梢約一台尺作苗;斜埋半截到土裡,再用腳緊踩一下就成了。薯藤過不了幾天就生根孳蔓長成綠油油的一片,大約經過四到六個月後就能收成了。我小時候最喜歡背著竹籮拿著鐵鏟跟著同伴去【撿蕃薯】,番薯田的主人駕馭著大水牛將田壟犁開後,並把田壟裡面豐美碩大的蕃薯由農婦撿拾並攏聚成堆,裝上牛車載運回農家堆置。那些沒被撿起來深埋在土裡的就由我們這些猴死囝仔,拿著鐵鏟翻著土把它找出來。有一回,鄰村的大地主-羊哥伯要採收蕃薯,他的為人吝嗇又刻薄,喜歡佔別人便宜長得粗粗壯壯像隻大黑熊。那一回,我的手氣似乎特別旺。連鏟了幾下都被我翻扒出了幾條巨無霸般的蕃薯,我正得意著,冷不防間羊哥伯從旁竄出並用他的大手把我強按在地上,嘴裡還直喊著:「偷地瓜的小賊頭,總算讓我逮著了..還不把地瓜還給我!」原來他誣賴我偷他家的蕃薯。我被粗暴的按在地瓜田裡滿嘴都是泥沙,嘴裡忙著辯白著:「我沒有偷,這些都是我自己翻扒撿來的..」,我的同伴也都很有道義的圍了過來並大聲為我聲援著。剛巧我的屘嬸也在場,他對著羊哥伯說:「別人我就不敢講,我們家的竹仔是個教養好品行優秀又會讀冊的好孩子,您一定誤會他了」,羊哥伯騎虎難下卻仍然嘴硬的說著:「本大爺說他有偷就是有偷...,乖乖的把地瓜還給我吧!」,我滿懷著委屈和眼淚把今天撿到蕃薯都給了羊哥伯。屘嬸氣憤的要母親去找羊哥伯理論討公道,母親把我摟在懷裡並說著:「我們竹仔是受了一些委屈,但最重要的是我們本身是清清白白的。」,母親又用了一個比喻來讓我釋懷,她說,寶石就算是掉到泥濘裡也還是寶石,並不會折損它真正的價值;泥沙就算是飛揚在半空中依然只是泥沙而已….「媽媽知道您是個誠實的好孩子!」。多少年過去了,母親的話語卻仍然清新如昔。

   在夏日的晨風中我凝視著番薯翠綠的新芽,心中竟充滿著溫馨。在我們生活中,總環繞著看似無用的東西,似乎隨手可以捨棄;但我們卻不能輕忽其價值,沒了這些,我們每個人的人生就不會太完整。長相乾癟卑微的蕃薯,經過泥土與水份的滋潤後抽出新芽,使它在平凡中自有其尊貴之姿,並顯得繽紛與優美。心中如果長存著詩般的心情,從一片透亮翠綠的番薯葉裡,也能見到生命之奧秘。 

 (這首【水車姑娘】原主唱是黃乙玲,歌詞中描繪出農村女孩住在鄉下幫忙著年老的父親作田,卻也思念著遠方在外求學的情人,曲調輕鬆活潑農村女孩單純善良的憨態,在不經意間款款的流露了出來。)

       蕃薯2.jpg  

                 水車姑娘   清風  翻唱

 

爸爸牽水牛走過田岸邊 想著什麼越頭對阮
笑甲嘴嘻嘻 恰!恰恰!恰!恰恰!
做一個農家女兒 每日踏水車 唉!唉!
猶原也時常唱歌詩安慰心空虛
飛來又飛去 一對白鷺鷥 引阮思念心愛哥哥
難忘的情味 恰!恰恰!恰!恰恰!
幫忙著年老爸爸 每日踏水車 唉!唉!
照心願惦在伊身邊 著要等何時
為著伊學業惦在小城市 彼日批信也是叫阮
忍耐心稀微 恰!恰恰!恰!恰恰!
期待著快樂春天 每日踏水車 唉!唉!
若聽見烏秋塊叫啼大氣吐袂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