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jpg  暗巷.jpg  

                                           午夜的腳步聲(靈異(上)

     多年前,我和大學同窗阿漢一起參加救國團所舉辦的溪阿縱走健行。這條路線是從溪頭的神木旁,沿林道經流籠頭、安定灣、山林溪工寮、第9林班登山口,接著經過..眠月神木、好漢坡、石猴、眠月站、塔山站最後到達阿里山森林公園,全程約32公里,這是個令我充滿著無限期待的旅途。阿漢邀我先去他家住個幾天才去向營隊報到,我跟著阿漢到他居住在山邊的老家。阿漢的家人都是熱情好客的鄉下人,對於我的到來真是極盡熱誠的款待。他母親殺土雞、煎糖醋魚、菜脯蛋、香炒山蘇、過貓菜、還滾煮了一大鍋竹筍排骨湯..,讓我感受了這一家人的溫馨。阿漢的母親是個慈善又勤奮的傳統農村婦女,講起話來慢條斯理的,她有著一付歷盡生活風霜的愁苦面容。他的父親木訥且話語不多,黝黑的臉龐永遠掛著靦腆質樸的笑意;吃飯時他在我的飯碗裡挾滿了菜餚,且一直叫我要多吃點。

     阿漢的家傍著山勢而建,房舍就圍繞著偌大的庭院建築成半圓兩層高的樓閣。房舍的後面是一大片翠綠高聳的竹林,再往後延伸就是起伏不平重重疊疊的小山丘。庭院的盡頭臨著一條小溪,在樓頂還可眺望著遠處的青山。阿漢的家人總數才不過七個人,而房舍大大小小裡裡外外卻有著十幾間,簡直樣個頗俱規模的民宿且足夠駐紮一個排的兵力了。這引起我無限的好奇,在香菇寮幫忙著把木段鑽洞填裝入香菇菌種時,我不禁低聲的問著阿漢。只見阿漢的面容閃過一抹神秘難測的表情,他悄聲的說著:「竹仔,你的觀察力真是太敏銳細膩了,我家之前確實開過民宿…剛開幕那幾年也曾經風光過一時…唉!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怪事兒,搞得房舍鬼影幢幢…。」他欲言又止且神色略顯驚恐,到底發生過什麼怪事..我雖然是滿腹的狐疑;卻也不忍心再追問他了。

   晚上就寢時,我和阿漢睡在同一房間的兩個小床鋪。阿漢的母親為我拿來了枕頭和厚棉被,她除了關心我要注意保暖外;離去時還特別叮嚀的說著:「竹仔,山裡邊深夜風大,您聽到什麼聲響或動靜..不必太理會它,把房門關妥睡你的覺就行了;沒事兒的!」,我點頭稱好,內心卻不禁想著…:「這深夜裡,難道會有什麼怪聲音來擾亂嗎..?」,阿漢經不起我的苦苦哀求,終於將真相說給我聽…在這寂靜的山村裡,夜風在竹林葉梢間呼嘯著;迷濛的霧氣盪漾著驚悚的氛圍。聽著阿漢娓娓的道來…,我雖然蓋著厚棉被卻覺得背脊一片涼意。幾年前,阿漢的父親聽從農政單位的宣導,向農會貸了一筆鉅款並在山村裡發展觀光農業開了民宿。父母親都是老實的鄉下人,蓋民宿時除了主建築體雇用建設公司來施工外,這民宿的裡裡外外設備都靠著夫妻倆胼手胝足,克難勤儉的來完成。民宿雖然位於知名風景區的外圍,但因山村竹林的幽靜和質樸的鄉下風情;倒也吸引了不少人來投宿。向農會貸款的利息雖然逼得人喘不過氣來,但是盼望著美好的前景,阿漢的父母仍然把民宿經營得很起勁。兩年後的初冬時節,有一對年輕夫妻帶著全家大小來住宿。就寢後,據說聽到恐怖的腳步聲並嚇得半夜落荒而逃。不久又來了一個學生團體,有女學生也是在半夜裡聽到詭異的腳步聲,回去後將民宿鬧鬼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神靈活現。三人成虎,恐怖的謠言對民宿業的殺傷力實在太驚人了。阿漢的父母親擔憂的眉頭蹙得更深了,因為紙包不住火,連他們自己在深夜裡都曾聽見過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腳步聲。此後,除了幾個大膽來探險找刺激的客人外,來住宿的人已寥寥可數。阿漢的父母也曾奉請神明來進駐、請道士來唸符鎮煞…但卻沒一樣管用的…。據老一輩的傳言,阿漢家民宿的所在地再往深山走,那裡常有山魈魍魎出沒。他父親小時候和祖父在竹林裡砍拾竹竿,黃昏的山路上曾經聽過「蹦..蹦.. 蹦…」沉重的腳步聲,祖父叫他趕緊躲進竹材堆裡;祖父說那是深山裡的山魈木怪出巡,被逮著了會被精怪吞噬掉的…,阿漢的父母親始終深信著,在民宿裡出現的腳步聲一定是和山魈魍魎有著關連..。

    我聽著阿漢在耳畔述說著,心中卻是五味雜陳。這麼善良純樸的一家人,竟要被這可怕又可恨的山中精怪逼到了絕境。積欠了一身債務,卻只能種種竹筍、香菇..等山產來維持生計,阿漢父母親愁苦且飽受煎熬的面容在我眼前迴盪著。我內心滿是同情也翻攪著憤怒的火種。夜更深了,在依稀間..我彷彿聽到房舍的北側,也就是最外圍靠近竹林的那棟房舍傳來若有似無的腳步聲…….。那令人心悸的聲響由遠而近…正逐漸的接近我們,我按耐不住猛然掀開棉被起身想要出去和牠作個了斷..,看牠是何方神聖..?但阿漢竟是滿臉的驚懼並緊緊的把我攬住哀求著:「竹仔,你絕對不可以妄動..我阿爸曾說…,這個精怪雖然深夜會出來遊蕩,但卻從來沒有傷害過誰..」,「..如果和牠正面發生衝突結下了恩怨..,讓牠回巢穴糾眾來報復..,只怕我們家連安身的地方都沒了..。」阿漢說得哽咽又憂心,我只好先按耐住滿腔的怒火無奈的睡去,在睡夢中..那可怕的精怪幻化作種種駭人的模樣,把我推落白茫茫的深谷中….。

   晨曦的山村籠罩著迷霧,我一大早就去香菇寮幫忙填充菌種了。住了幾天,我對這裡竟有著深深的眷戀與感恩,阿漢的母親送給我一件親手編織的毛線背心,她擔心我參加溪阿縱走翻山越嶺會著涼,我感受著濃濃的母愛就像面對著親娘一般。明天一大早就要離開這裡了..,我偷偷的藏匿一把鋒銳無比的柴刀,準備在臨別的今晚和山魈魍魎決一死戰。阿漢他們家善良又無辜惹牠不起,但本少爺可是孤家寡人一個,誰怕誰?..咱們今夜走著瞧吧!暗暝的山村靜謐而透著沁寒,呼嘯的山風在窗外吹拂著..。我們早早就窩在厚棉被裡了,我臥床假眠…等著阿漢鼾聲四起時,才掄著閃著寒光的柴刀悄悄摸出走道來。民宿的走道上冷霧微漫,伴著忽明忽暗詭異的幽光,彷彿那黝黑不可測的暗處裡;精怪的身影隨時都會飛竄而出..。我隱身在最北端靠近竹林的房舍,靜待牠的現身。

   時光分秒的飛逝著,而夜色卻是無止境的漆黑…。我緊握著柴刀也輕撫著胸口媽祖婆的香火袋,那是母親幫我求來保平安的護身符。這世間真的有鬼怪嗎?中國古籍裡關於山魈魍魎的描繪很多,相傳是牠山林中的魔獸,會作祟使人生病且又冷又熱痛苦不堪;傳說裡的山魈、木怪、鬼魅、妖精、海裡的夜叉、陸上的羅剎...我認為那都是古書聊齋裡荒誕的杜撰,我打死也不會相信這些玩意兒…。就在我的腦海裡千迴百轉的當兒,陰暗樹影間卻無端捲起了一陣怪風….,若有似無的腳步聲又在遠處響起..「叩…叩..叩…叩…」,緩慢而有節奏的由遠而近…。來了嗎..?那會吞噬人的大魔神真的來了嗎..?我的心坎頓時慌張驚恐得揪成了一團...(待續)

 (結局的恐怖指數…….絕對會讓您嚇破膽…….!)

 

山魈.jpg  魍魎.jpg

       山魈                             魍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