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3].jpg  

 

                           泥濘地裡的寶石(散文創作)

   大約二十年前,我和妻時常去光顧一家賣牛雜湯的小吃店。老闆姓李是個行伍退役的老兵,講話操著濃濃的大陸北方口音,但賣的牛雜湯卻標榜是選用省產土牛。老李沒有娶老婆,但卻有個軋姘生活在一起的女人;這個『鬥陣』的阿姨每天幫他打雜兼端盤子,身手麻索俐落而待客也頗為熱絡親切。她臉上總喜歡塗著濃濃的妝,且勾勒的頗為俗豔。擦身而過時還可以從她身上,聞到廉價低劣的香水味。妻總偷偷的撇著嘴角低聲對我說,基於女人本能性的直覺,她強烈認為跟老李『鬥陣』的女人,之前一定是幹『那一行』的,也就是歡場煙花女子啦!

    饒是這樣,老李的牛雜湯真是沒得挑剔的。湯濃味美食材新鮮,令人一吃難忘。用牛肉牛骨熬滾出來的湯底,泛著淡淡的油香,牛雜先燙個八分熟後置於爐邊,待客人點後再淋上滾燙濃郁的牛肉湯、湯面灑上幾片九層塔葉,那股子從舌尖傳遞而來的甘甜滋味令人驚豔不已;我常想如果將牛雜湯換一個講究點的華麗瓷碗,擺放在五星飯店餐桌上一定也毫不遜色而令人讚嘆連連。

      一個寒流來襲的冬夜,我和妻到鎮上採購日用品,順道喝碗牛雜湯、也去逛了夜市。回家後,妻卻驚呼著:「我的手提包不見了!」「怎麼會不見了呢?」我這一驚非同小可,妻攤了攤捏在手上的小錢包説:「就只剩下這些零錢了。」她滿臉盡是驚惶和懊悔。我強按耐住即將爆發的火氣,現在真不是吵架的時候,細數遺失的手提包裡裝有:互助會會錢、老爸老媽的生活月費、兒子的媬母費、兩張月底要軋進銀行兌現的支票,我想到此頭皮發麻背脊一陣寒意。『妳再想想看最有可能丟在哪裡?』我氣急敗壞的問。我們遍詢了光顧過的夜市每攤攤販,得到都是相同的答案:『沒有看到!』正當瀕臨絕望心灰意冷的時刻,我和妻竟心有靈犀的一致說:『老李牛雜湯店!』。

    到達小吃店時老李已收攤了,店門半掩但滿室通亮,阿姨迎著寒風聞聲走了出來,待我們說明來意後,阿姨揚了揚藏在背後的物事,我們定眼一瞧,正是妻子遺失的黑色手提包。阿姨笑著說:「今天生意很好,客人較多早就賣完收攤了,但怕你們找不著而擔心,一直等到現在呢!」她拿給妻時還不忘叮嚀要她查看有無短少東西。我和妻聞言後面對著阿姨頓時斂容肅立,而滿懷盡是感謝與愧容。在回家的車內我們一路靜默無語,今夜此事,帶給我們小夫妻莫大的震撼與啟示。深覺凡事不能以貌取人,而是要去領會事物的內涵與本質。阿姨就像隱沒在沙土裡的一顆寶石,可惜我們不俱慧眼,有眼無珠不能辨得。往後,我時時惕勵自己要常保一顆謙卑的慧心,才能在人生滿地的泥濘路上看見寶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