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CAF3J3GI thCAI8UKZ2   

                                                       (靈異)

    乍暖還冷的寒冬夜晚;絲絲的冬雨淋瀝得令人煩心。阿吉仔用力的踩著三輪車在火車站前大街小巷裡穿梭著...。今晚的天候真是冷冽無比,他耗了一晚上竟然連一個要搭乘的客人都還沒上門來,「幹伊娘哩!這是什麼鬼天氣,連個魔神仔影子都沒有…。」人們遇上了這款冷天候,大都會縮在家裡而懶的出門了..。坐三輪車其實是不怕遇到下雨天的,它有帆布罩來避日頭,當下起雨時還可將客人座位的前端布簾放下來遮雨…,但遇上這麼淒冷的寒夜,真是無可奈何透了..。

    阿吉仔原本想放棄不再等客人了,但想起老婆阿珠一傢伙就幫他生了五個孩子的累贅,一家子食指浩繁,生活的重擔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昨晚在吃飯時,阿珠還抱怨著他踩三輪車賺的錢總是少得不夠家用,他刻意向阿珠撒嬌耍賴的說著:「老婆大人,我會更骨力的賺錢啦..」,「家裡的米甕都快見底了,你菸癮還是那麼大..!不抽菸會死嗎..?」他看不到阿珠生氣的表情,但望著阿珠因洗碗抖動的身影,圓潤成熟的臀部線條,剛好落在阿吉仔最溫柔舒服的視線裡,他心中竟有著一股緩緩揚昇的興奮..。微慍的女人在阿吉仔的眼中自有一股難言的風情..。阿珠洗畢一轉身也發現了阿吉仔那份興沖沖又垂涎的嘴臉,「死相!」她知道今晚阿吉又想要了。最近衛生所裡的陳小姐來找過她談了好幾次,告訴她有關於節育的觀念和方法。阿珠的常識是有增加了..,但卻對阿吉仔的性致勃勃開始有了些顧忌與擔憂..。一家七口通通擠在一個大床鋪上,等孩子們都睡著了…阿珠還刻意的東摸西摸的作著一些瑣碎家事,「珠喂..妳是滴咧生蛋ㄏㄧㄚ…」阿吉輕聲的催促著。又半响,她才慢吞吞的摸上床來,「珠喂..,要嘛就快一點唄…。」他的聲音乞求中又帶著幾分可憐,阿珠緩緩躺下背對著阿吉,又好氣又好笑的低聲說著:「五個孩子的負擔已經夠重了,要是再有了孩子…跌入囝兒坑,你阿吉仔就會永世不得超生了。」

  想到這裡,阿吉仔壯碩的雙腿不自覺的又用力的踩踏了起來。他想要到比較偏僻的路段碰碰運氣,前幾天就讓他遇到一個急產的婦人,在深夜裡要載到街上黃婦產科生產,事後還包了一個紅包感謝他。他愈走愈往荒郊野外去了…,再往下騎就會是一大片荒涼陰暗的墳場了..。正當他準備將三輪車迴轉調頭時,在前方路邊依稀看到一個身影在向他招著手。「三輪車的大哥,能載我到街上的美容院做頭髮好嗎..?」好細軟又溫柔的聲音,阿吉仔將三輪車趨近定眼一瞧,佇立於路旁的是個瘦高的女子,她撐著一把黑傘遮雨..,在寒風冷雨中衣袂翩然。夜色昏暗中那女子的容貌娟秀而慘白,她還有一雙流梭靈動的大眼睛。等坐定後阿吉仔忙問著:「請問小姐要到街上哪家美容院?」,「阿罔倌的美容院!她的手藝在鎮上最出名了,我幾個姊妹淘都是在那兒作的。」,一路上那女子雖然話語不多,卻也告訴阿吉仔說是她明天就要出嫁了,今晚一定得做好新娘的髮型才行;會弄得這麼晚才出門,是因要事耽擱了。他同時表明要阿吉仔在她作頭髮時能先在外頭等一下,等完事了還要麻煩用三輪車載她到剛剛上車的地方,家人會來接她。「三輪車的大哥,您放心,我會給您三倍的車資,這麼晚了還肯幫我,您人真好!」她的聲音婉轉又動聽。

    來到美容院時,阿罔倌已關店歇息了;阿吉仔只好硬著頭皮去敲門。「咚!咚!咚!….阿罔倌請開門喔..!我是踩三輪車的阿吉仔啦…!」阿吉仔扯開嗓門的喊著。「唉呦!這個死阿吉仔!天這麼寒冷又下著雨…老娘已上床蓋暖眠被了,明天再來吧!」,「不行啦!有個女客人明天就要出嫁了,拜託阿罔倌幫她梳個票漂亮亮的新娘頭…快開門啦!」,經不起阿吉仔的苦苦哀求,半响後;阿罔倌總算睡眼惺忪的開門,並幫那女子梳起新娘頭來。窗外的淒風苦雨仍是淅瀝淅瀝的下著,阿吉仔躲到三輪車內抽著香煙等候著,良久良久…總算大功告成了..。只見那女子頂著一個亮麗又時尚的新娘頭走了出來,原本就娟秀的容貌似乎又增色了三分。連阿吉仔都忘形的連呼著:「小姐,你明天將會是個最美麗的新娘子了..。」那女子也很滿意阿罔倌的好手藝..。回家的路上阿吉仔很不放心的把那女子一個人丟放在荒郊野外,他不禁擔心的說著:「您確定家人會真的來接您回家嗎..?」,那女子聽聞後心中充滿感動的說著:「三輪車大哥,您真是一位忠厚又善良的人,今晚多虧您的相助…。」她略帶神傷又哽咽的說著..:「怎麼我之前就遇不到像大哥這樣的人…我遇到的都是一些負心漢…害我這麼年輕就…..。」但她馬上回過神來微笑著又說:「希望我將要嫁的夫婿…能夠如大哥一樣就好了…」,「會的..會的..您一定能幸福又美滿..」阿吉仔衷心的回答著。「大哥,這是今晚的車資..。」她拿出三張十元的紙鈔給阿吉仔。「喔..太多了,只要十塊錢..。」阿吉謙讓著..,「不會太多..今晚真是感謝您的鼎力幫忙..。」她欲言又止的又想說些什麼..但終究只給阿吉仔一個深深的笑意,阿吉只好向她道別並踩著三輪車回家了。

   一大早醒來,阿吉仔從褲袋裡掏出那三張紙幣要給阿珠。但紙幣卻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三張舊冥紙..,他不禁驚嚇的叫來起來:「怎麼會這樣…昨夜那女子莫非是個女鬼…」,他憶起昨夜的種種越想越恐怖..,阿珠也說著:「人ㄚㄌㄟ雖(倒楣),連女鬼都會想作弄你喔。」,阿吉仔滿臉怒氣連忙騎著三輪車就要出門,「你要出去做什麼..?」阿珠問著,「我去阿罔倌那裡看看她的錢是否也變成了冥紙?」,果然不出所料,阿罔倌收到的紙錢也變成了舊冥紙。阿吉仔懊惱又失望的回家,他把那三張舊冥紙拿在手掌間搓揉著,並準備把它們扔進垃圾筒。阿珠此時卻似乎像想起什麼事兒般的嚷著:「把冥紙交給我啦..」,她向阿吉仔訴說著…昨晚當天色將要亮的時候,阿珠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夢境中,出現了一個梳著新娘頭的女子來叫喚她大嫂,說是為了報答阿吉仔大哥的幫助,特地來報知當期(580期)愛國獎卷開獎的號碼,愛國獎券逢每月的51525日開獎,每個月開獎三次。頭獎獎金是新台幣五十萬元,會開出的號碼她已寫在那三張舊冥紙上。夫妻倆半信半疑將那三張冥紙並列在一起端詳著,隱隱約約真的出現了一組神秘的號碼..。他們記下後又忙著打聽到哪兒能買到這張面額10元的獎劵。沒有人知道最後阿吉仔夫婦到底中了大獎否,只知道過了不久他們就在街上買了透天厝的店面,並且做起了小生意來。對於傳說裡的中了大獎,他們夫妻可都是異口同聲的說著:「麥聽人ㄌㄟ黑白講..,.一切都是謠言啦!」

thCACLAC9T thCAJWYEI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