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燈1.jpg  街燈2.jpg  

 

               燈下的背影(短篇小說創作)

        從最晚班的公車下來,,她彷彿一腳踩進幽暗的冥界裡,看著客運車懶懶發動,緩緩駛去,在蜿蜒的道路上漸行漸遠。夜已深沉,天邊卻勾出如眉的新月,這美的意象竟也有幾分誘人。回家路上,還得穿繞過這麼一條彎曲漆暗的小巷,有月光映照著還好,像今夜如此淒清的光景;夜歸的女子竟也有了幾分膽怯,腳底的步伐不自覺的倉促了起來。

    『阿雄走了多少年了……………..。』走著走著...她無端的想起了死去的丈夫。一個黑面膛體態雄健的漢子,壯碩的胸膊;肌體結實飽滿。但那又能保證多少幸福呢?阿雄終究還是活不過她的;男人的任性與過度自大也真讓她受夠了,那個颱風天;氣象報導都說颱風已經轉迴南了,阿雄竟還執意約了好友要出海釣魚;任她說破嘴的勸,『妳查某人是知影什?』颱風迴轉,卻來了個回馬槍。狂風暴雨裡,阿雄的海釣船被活生生的吞沒在滔滔大海中。那個任性的男人,連從海裡撈回來時都硬挺結實的像一塊大石頭。任她哭斷了腸...冷冰冰的躺在那裡連屁也不響一聲了。這麼些年頭;拖著這麼一老兩小的生活重擔,她累得幾乎快喘不過氣來。如果用那幾年跟阿雄床底事甜蜜的光景;但卻要換來這天昏地暗漫漫的苦悶與折騰;她認為不划算極了。

     工廠裡的李主任對她著實的好;說話好聲好氣的,連告訴她這個月趕出貨都得加夜班;話語客氣的令人直起雞皮疙瘩..。每回望著她時,目光裡總閃爍著旁人無法察覺的某種曖昧與情慾。李主任時常誇獎她工作表現認真又負責,總斜吊眼涎著嘴說著:『再加把勁兒的幹,年底我會向老闆推荐妳升任組長了…….嘿!嘿!嘿!』,人都還沒到;肥嘟嘟的肚腩倒先擂了上來。腦滿腸肥的他可是有家室的;還能指望有什麼搞頭?她可不想淌這池渾水。像她如此年紀輕守寡又薄有幾分姿色的女人,她知道背後總會有千百隻眼睛盯著看呢!別瞧平日檢驗組裡阿麗和阿華那些婆娘們,妹子!妹子!叫得像親姐妹似的親熱,若是哪一天有任何把柄犯在她們嘴裡,照樣被說的永世不得超生。就像上次,王經理跟女秘書鬧的誹聞,讓這些嚼舌根的婆娘說得好像是躲在床底下偷聽般的真實,這些專探人家隱私的長舌婦,她實在膩得很!

     狹窄的小巷裡空氣中總透著一些陰濕難聞的氣息,再繞過一個轉角處,巷弄裡的街燈就佇立在旁;往常她經過這裡總得閉氣蹙眉滿肚子的噁心樣,今夜的光景卻有稍稍不同,她瞧見街燈下竟佇立著一個男子的背影,那男子肩寬雄厚,剪裁合宜的模樣顯得英挺又迷人。像是在燈下低迴沉思;還是在等著晚歸的愛人?聽到她趴達趴達的腳步聲,那男子緩緩的轉過身來,在幽微燈光下她好不容易瞧了男子一眼,那是一張男人味十足的臉孔,濃密的睫毛中有著閃亮的雙眸,待她緩緩的走近,那男子竟不敢跟她雙目交會,面容盪漾著靦腆羞赧的笑容,平常見多了粗野色慾的男人目光,那男子羞怯的模樣竟是那麼的吸引著她,再靠近些時,她都可以嗅到空氣中散發著淡淡古龍水的香味,像草原的香;像雨夜後清新的琥珀味。

     往後的日子裡,夜歸的巷弄不再是那麼的淒清又怕人,在那個轉角處,有那個長相體面的中年男子會立於燈下像在守候著誰..,她的腳步邁入黑巷裡竟覺得踏實多了。她甚至期盼每個夜裡如此無言的相會,她總是緩緩的走過燈下,雖然彼此還是默默無言,但目光相會時那飛梭的流盼,彷彿也是一種浮動的情愫,總是令她悸動又怦然....。那個羞赧的男子,會是一個作家嗎...會是一位詩人嗎?他會是徘徊在燈下找尋寫作的靈感嗎...?還是純粹只是喜歡在每個夜裡漫步沉思?有好幾次她都想停下腳步,想和那個謎一般的男人說說話...,但卻又猶豫那男子會因此而覺得她是個輕佻隨便的女人嗎.....想著想著...那女子竟無端的從胸口湧起一絲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情意。

    黑夜裡,在悠悠的夢境中,她恍惚覺得阿雄那個死鬼緊緊的纏抱著她,那麼壯碩硬棒的男人驅體;那麼燙熱的緊緊趴壓著她,令她窒息令她喘不過氣來,她覺得意亂情迷,身體不可自制的微微顫抖了起來。阿雄的眼底閃著獸類般的光采,像是要啃吞人似的,每個粗蠻的撞擊都像要掏空她身體內僅剩的青春般。夢境流轉著;她竟然是躺在那靦腆男子肌腱壯碩的臂彎中,從他肌體裡散發著雨夜後尤加利樹淡淡的迷人氣息。男子仰躺著,手臂強而有力的捲纏著她;胸膊暴露著濃黑的胸毛,她趴伏在男子身上,伸手去撥弄著它,一路挑逗的往底下延伸.。男子用手溫柔的移開了她野心勃勃的手指。她望著筋脈迷離的男人臉孔,如星月般的雙眸,是前世的冤孽還是今世的安排...夢醒時分,她竟滿臉淌著滿足又驚慌的淚光。

   今夜星月迷離好風輕款。下班前她著實的打扮了一番,女性的嬌柔美態像被春風喚醒般。那條黑巷在月光下竟閃著魅人的光采,她的心跳宛如腳下的步伐那麼的輕快雀躍。她鼓足勇氣要告訴那男子自己是有多麼的愛慕他,在人世間飄飄蕩蕩的她已好累好累,疲憊的她需要一個壯實的肩膊來讓人依靠…….。但今夜的街燈下竟見不到那男人的身影,她尋了又尋..找了又找...竟叫她心慌又絕望得不知所措...。那個每天都會固定在黑巷裡守候沉思的男人,竟如山巒般隱沒。幾天都過去,那漢子像空氣一樣消失在幽幽的黑巷中。

    夜歸的雨夜;小巷裡遍地都是溼漉漉的。甫進門,看顧家的婆婆像報馬仔般連珠炮述說著:『夭壽喔!你甘知影發生天大地大的代誌(事情) 囉。』說是警方在社區隱密的巷弄內破獲大型的地下賭場,集團的首腦也被警方當場逮捕。『天地真是顛倒倂!那樣面貌端正的人竟也會是大賊頭。』婆婆悻悻然的說著。晚間新聞剛巧也報導著重播的片段…..。在螢幕裡她終於又見到那男子了,頭垂得低低的,在交錯的鎂光燈下,面容顯得黯淡又無采。她腦中昏薰薰的一片渾沌,踉踉蹌蹌奔回房間裡去,順手把房門上了鎖。她的美夢她的愛情竟像這雨夜般淒冷,她捂著嘴,使自己嚎啕的聲音悶在鼻腔裡,但是止不住的眼淚,就像洩洪般洶湧而下;而窗外滔滔大雨已是一片白茫茫。

 

(這是我重新改寫的短篇小文,我刪去了原文許多人物累贅的對白。就寫小說而言,對白是必要的...,但也不一定得用大量的對白來鋪陳..,我嘗試描繪摹寫女主角內心的心境轉折與情慾的掙扎,就像拍電影時用遠鏡頭讓演員自己去展現而不用對白,讓觀眾自己去想像揣摩,去體會不同的感受與遐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