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CA8UP8YZ.jpg   

                    路螺的滋味(散文創作)

   前幾天欣賞電視節目,有一段是有關於台灣培育蝸牛現況的介紹。看得令我讚嘆連連,這種小時候稱為路螺的玩意兒;竟然能搖身一變成了世界四大名菜之一蝸牛、魚翅、干貝、鮑魚..,更因為其有著高蛋白含量、低脂肪等特性;在法國更有「法國大菜」的美譽。還有廠商將蝸牛特有的黏液製作成保護皮膚修護皮質的保養品。這讓我憶起昔日童年的時光,在鄉下的農路、阡陌、村莊的田野、大條水圳(溝)旁,每天清晨黃昏裡都會爬滿著蝸牛。拖著重重的外殼緩慢而行;姿態總有說不出的優雅與趣味。尤其在大雨過後;景象更是壯盛繁多。

  村莊後頭有一條深而廣闊的水溝(圳);兩旁長著茂密的竹叢、苦楝樹、水柳伴著綠草如茵;河水清澈沁涼。夏日裡,我和同伴都會在河溝裡頭捉魚蟹、摸蜆、撈河蚌;渡過炎炎的暑夏。每逢大雨過後;我都會和姊姊們提著竹籃到大水溝旁撿路螺,每每都會滿載而歸。母親都會逐個敲碎蝸牛取其螺肉後,用明礬或大灶底的餘灰搓揉螺肉;去除黏液後用蔥、蒜、九層塔、米酒爆炒出一大盤又香又脆的美味。那一餐,我都會用大碗裝滿螺肉而大快朵頤一番,我還見過隔壁阿嬸將螺肉用紅燒料理,先將螺肉爆炒出香味來,加水、蔥段、輔於醬油調味,用慢火細燉收乾後,螺肉表面會染上一抹醬紅的色澤,吃起來不太爽脆但卻有嚼勁的餘韻。

   我的兒時玩伴阿欽最喜歡跟在我後頭幫我撿路螺;阿欽長得瘦弱矮小,但兩眼深邃又聰慧。阿欽的老爸精神有點錯亂;但骨架長得壯碩英挺又魁武,兩道劍眉下有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不發病時談吐斯文有禮;農忙時還可作點散工粗活。一發病起來就六親不認;阿欽跟他母親都得遭殃,被逮到都會被他打個半死。有次去他家玩,在神明廳裡,儘看他老爸袒露著上身,手持七星劍腳踏八卦步;口中念念有詞說是要斬妖除魔…。廳堂上擺滿著面容凶惡的神像,整個氛圍神秘又恐怖。阿欽的母親永遠是張愁苦萬分的臉;講話慢條斯里,氣若游絲,但人倒是挺和善的。阿欽的老爸有次在桃花盛開的春天裡發病,竟赤身露體的沒穿任何衣物;逕爬到村裡的大榕樹頂端;任誰勸都不下來。村裡的大姑娘小媳婦都看得羞紅了臉紛紛走避;最後還得勞動派出所的林巡佐,在樹下喊著口令:『集合啦!立正!稍息!』,阿欽老爸這才會乖乖下來排隊集合,他年輕時曾當過陸戰隊員就吃這一套!

   我老覺得阿欽早熟又多愁善感,心思簡直就像個詩人般的細膩;比如看到河裡的魚,他會說著:『那河裡的魚兒活得多悠哉快樂呀!…..我的人生竟不如那條魚…。』,我只有不知所云的搖搖頭。有次大雨後,我們撿滿了整整兩籮的路螺;在橋頭上觀看滔滔的大水,平日清澈的小河;大雨後變成波濤洶湧。『那湍急的流水,流走的不僅是無情的歲月還有著無法再重逢的遺憾….』阿欽又再次說著我們那個年紀所無法領略的話語,『竹仔!如果從這橋上跳下,不知還能活命嗎?』阿欽悠悠的說,我望著濁黃的滾滾河水心中卻一陣驚悸;那知阿欽冷不防間,已一個劍步跨出橋欄往河裡跳下.。我驚嚇的大聲喊著:『阿欽…不可以!』,只見阿欽落水後在洶湧的河水裡幾次翻滾…..,姐姐見狀急忙也大聲喊著:『救人喔!阿欽掉到河裡了……..。』在橋邊釣魚、網魚、觀潮的大人們急趕過來撈救人;河水太湍急了;轉眼間阿欽已吞沒在波濤裡……….。折騰了好久;幾乎出動了全村的壯丁之力;阿欽的遺體總算在兩公里的遠處被撈起;由他小叔背著走回橋面,當時天空正飄著細雨;我躲在橋邊大片竹叢裡,心中充滿著不捨與驚慌,慢慢的阿欽由他小叔背著經過了我的身旁,背上蓋著一塊淺藍色的雨布;雙手軟弱無力的垂盪在他小叔的胸前…..,『阿欽!一路好走….』,我和姊姊滿臉都掛著眼淚……看著阿欽慢慢消失在我眼前,我們姐弟倆把那兩籮路螺倒回河邊;然後空手返家;那是我唯一一次倒掉的路螺。

 thCAZ1CW2A.jpg         thCABSXF2Q.jpg

              阮阿母ㄟ九層塔炒螺肉                                                                         法式蝸牛大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