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1.jpg  辣椒2.jpg

                        辣椒紅於二月花(散文創作)

     在一個初秋淡淡的黃昏,我騎著車漫行於老家的田野阡陌上;我喜歡像此刻一樣漫無目地的在農路上御風而行。騎著騎著..,在一個農園裡竟見到了一片嫣紅的辣椒田。那滿園奪人目光的紅艷,比之唐朝詩人杜牧的【山行】一點都不遜色,『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詩人杜牧在楓林與晚霞中,他觀見了在寒霜裡即將凋零的楓葉,有一種生命的艷紅,比二月裡的春花還要紅,還要攝人的眼目。我佇立在南國的阡陌裡,觀望著殷紅的辣椒田良久良久...竟有著和詩人同樣的柔情與感動。

      小時候家裡也曾經種過辣椒,父親是個小公務員;但因為不懂得婉拒親戚朋友的哀求,亂蓋章亂當保證人而無端的背負了不少債務。債務人逃跑了,他總得負起責任來收拾爛攤子。於似乎我們家為了還這冤枉債而種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莊傢作物,我們種植過仙草、黃槴子、高粱、蕗蕎.等。父親無端的惹了一身腥;使得家中的成員包括母親、較年長的兄姐們對他都頗不諒解,對他總是愛理不理的。我這個屘子見著了只覺得可憐,其實他只是耳根子軟並不是不顧家呀!我父親長得溫文儒雅品貌端正,他喜歡研鑽傳統武術,在村子裡的弄獅陣裡他的雙刀可是舞得虎虎生風令人讚嘆叫絕的。兩道劍眉下有著炯炯有神的雙眼,一口齊垛垛雪白的牙齒總是蕩漾在靦腆的笑容裡。他的長相就是傳統台灣人口中的【緣投囝仔】,其外貌是完全不帶絲毫脂粉味而充滿陽剛氣習的。我最喜歡父親臨摹書法時的模樣,我總是嘴甜的說著:「老爸!您寫毛筆的時候真好看.....」,父親聽聞後總是淡然一笑的說:「男人的外貌只圖個端正罷了,只有那些女人家才會去在乎面貌的美醜..」,只可惜我們兄弟姐妹們都不甚成才,除了讀官校的大哥之外竟沒人能像父親英挺俊朗的相貌。

     有一年,父親經不起堂叔的慫恿;說是去年紅辣椒的市場賣價火了一整年;今年如果能加碼跟進鐵定能獲得暴利。但父親想種紅辣椒的提議,沒有得到家人的認同。他索性自己在村外頭的河溝邊承租了三分地來種植紅辣椒,還跟堂叔先借貸了三千塊當本錢。父親央求我務必要幫他忙,我爽快的答應了;事實上誰能拒絕他那充滿著柔情慈愛的眼神?我這一答應的意義,是代表著我每天放學後都得到他承租的辣椒田裡幫忙。事實上,家中除了小長工阿喜曾經來幫忙整地外,兄姐們誰也沒來關心過。我們雇請一些工人來栽苗後,剩下來的澆水、拔草、翻土、整溝..等雜碎都是我每天黃昏的工作。父親永遠都是合身的白襯衫西裝褲以及擦得雪亮的黑皮鞋,他站在田埂農路上指導著我農事的進行。我像個勇猛精幹的小兵,而父親卻像個盔甲鮮明指揮若定的大將軍..;大將軍卻從來不必下田的,只靠著一張嘴巴來調兵遣將..。新栽的辣椒苗生長的速度有如流星趕月,枝葉繁茂的往青叢的四面八方飛竄生長著,如巴掌大的嫩葉追趕著枝芽;很快的整個辣椒園便轉化為翠綠如茵。開花的時節辣椒花白色的花朵迎風搖曳,在蜜蜂蝴蝶穿梭飛舞中,年少的我總是被那種美麗的情境所迷眩。父親總是雀躍的說著:「竹仔,看著吧..咱們的紅辣椒今年鐵定能豐收賣個好價錢,我把債務都還清了;也省的妳母親每天嘮叨..。」,我望著滿園垂掛的青色小辣椒;美麗的夢想好像就近在眼前。青色小辣椒有些終於轉成殷紅色,我迫不及待的提著竹籃摘了一簍,父親拿到大盤商處交貨;竟賣了50多元,原來一斤就收購10元這幾乎是天價了。父親大喜過望…他高興的把我舉在半空中說著:「竹仔,你總算相信我了吧..,等老子把債務統統還了;我再給你買部腳踏車騎,上學不必走路了!」。

    事情並不是像父親預料的順遂,除了前幾次還賣到好價錢外;再來的辣椒收購價就每況愈下,愈來愈慘烈而不敷成本了。往往載著整車去交貨還賣不到100元,父親的臉色愈來愈沉重,往往坐在田埂邊不發一語看著我摘紅辣椒....。堂叔說那是因為去年的辣椒價太好了,農民嚐到甜頭後人人搶著種植,盛產期供貨太多導致價格大崩盤…。父親幾乎聽不下去了..,他變得很少來了..。後來的收購價格甚至低到一斤只有五毛錢…。父親索性不來了….;但我還是天天到田裡摘紅辣椒…。我像一個缺了大將軍指揮的小兵,漫無目標的摘呀摘的…。後來…我索性也不想摘了,摘那麼多的紅辣椒但卻連工錢都不夠呢..!我望著滿園奪人眼目的殷紅發著呆….,黃昏的晴空裡天邊飄盪著一團一團的白雲。我乾脆就平躺在田埂上幻想著它們千奇百怪的模樣... ,我嗅聞著綠草的芳香,眼光穿透過辣椒的嫣紅,天際是那團如棉絮般的雲堆,那意想是那麼逍遙又愜意的暢然..。這樣癡癡呆呆的望著天空的白雲,一躺可以躺上老半天,我當時小小的年紀,卻深刻的體會了生命裡的美麗與悸動。

    暮色更濃了,這將暮未暮的黃昏裡卻有著一種無可言喻的悲壯之美。此刻裡,我觀望著這滿掛著紅辣椒的田園卻憶起了往日童年的種種。我望著天邊的彩霞,彷彿也能瞥見父親那抹深情的笑意。我忽然有著想要躺臥在田埂上的衝動,但又深怕田園的主人忽然間出現而作罷。我這樣的意想,不知情的人看來,應該是多麼的癡狂又荒謬,但我只是想要重溫童年時光裡,那能遇見..紅於二月花的感動呀!

 

感恩…..

季芸格友賦詩【秋思】

秋風恣意舞霓裳綠扇輕拂點紅妝。
欲語還羞金輝藏曼妙丰姿醉瑤觴。
滿園嫣紅心惆悵,雲絮幻夢任飛翔。
暮色紅霞盡悠揚,往日情懷憶徜徉。

 

 辣椒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