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11] th[10]  

                        添志叔的親事(散文創作)

大清早窗外正飄著微沁的冬雨,炙熱的蠟燭火焰卻把神明廳的牆壁照映得一片通紅。母親和嬸嬸們正在廚房裡忙著準備祭拜祖先的三牲供品,供桌上排滿各盤的菜餚。一切都弄妥後,父親點了三柱清香囑咐添志叔端跪在軟墊上,向祖先稟告今天就要入贅到顏大爺家當女婿了;祈求列祖列宗以及在天上的父母親;能保佑添志叔婚姻幸福得到顏家的疼愛。他今天著實打理了一番,原本就壯實挺拔的身材,穿上合身的西裝服更顯得英姿煥發儀表非凡。再過不久,顏家的迎親隊伍就要來把他迎接過去。原本不多言的父親,對著這個從小在我家長大的表弟,說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母親更是不捨地直掉眼淚,嘴裡說著:「小叔,今後入了顏家的門,就要遵守顏家的門規,要當個好丈夫也要當個好女婿,咱們這個家永遠都是您的娘家,您要常回來也多多的保重!」,添志叔也感動地紅了眼眶,他說著:「我知道二哥二嫂最疼愛我,辛苦的把我養育長大又幫我找到了好姻緣,這樣的恩情我這輩子永遠會記在心底。」他更把我摟在懷裡說著:「你這個調皮搗蛋鬼,叔叔不在家裡了,你要學著聽話一點,不要常惹得你父母煩心啦。」,我望著他黑黑的眉毛白白的牙齒,一黑一白,襯托著滿面的瀟灑與英姿;我捨不得他將要入贅去顏家而把他摟得更緊。

添志叔是父親的表弟,原本出生在一個幸福又富裕的家庭,姑婆和姑丈公生了五個男丁,而添志叔是老么。那年,姑婆家花了大把的鈔票建了三合院的紅瓦屋。不知怎麼緣故竟得罪了負責建屋的土水師傅,他竟在紅瓦屋上樑的時候,將害人的符咒偷偷的置於屋樑上,更過分的是在樑邊的屋瓦片上,用硃砂筆畫上詛咒屋主家破人亡的邪咒。本來是歡歡喜喜的住進新建紅磚瓦房,不久就遇到怪事連連。每當黃昏夜色降臨的時刻,黑暗的房間都會出現可怕的鬼影飄動,姑婆和姑丈公也從此身體欠安常常生病,不久後就相繼的過世了。留下一些未能成家的五個兄弟,就由父親這些兄弟來負責養育。添志叔年紀最小,還沒有勞動幫忙做農事的能力,親戚們都表明不想領養;父親卻把他帶到我家來住。我從一出生,添志叔就是我家的一份子。國小畢業後,父親鼓勵他去讀初中,讀了一年他說對讀書興趣缺缺;父親只好介紹他到外地去學點本事。學了幾年,他又決定要回家裡來幫忙務農。父母親都待他如親弟弟,大哥和他差不了幾歲;有時候會沒大沒小的和他吵嘴,每每都惹來父母親嚴厲的處罰和指責,我們從小就被要求得尊敬添志叔。

常常來我家泡茶的顏大爺很賞識添志叔,每每都望著他壯實端正的身影直點著頭。顏大爺是個有錢有勢的富戶,家中卻生了七仙女,好不容易才老年得子。他常私下的對母親表明,希望添志叔能入贅到顏家當他的乘龍快婿。顏大爺的大女兒美蘭姐我見過,長得秀秀氣氣端莊又賢淑。添志叔能得到顏大爺的賞識實在是他的福份,但心性高強的他可不領這份情。他總認為男子漢大丈夫竟要去入贅當別人的女婿,是一種無上的屈辱與喪志,他悍然的拒絕顏大爺的說親。顏大爺幾次來我家好言的說情都打動不了他。添志叔被說煩了,乾脆向父親表明要到台北找出路。父親向顏大爺說:「如果答應讓這小子溜去了台北,就會像【周成過台灣】,有去無回啦..!」,顏大爺眉頭鄒得深深的,無奈的直嘆悶氣。他沉吟了好久…,最後神秘兮兮地向父母親咬著耳朵說話,只見父親聽後樂得笑呵呵;母親眼光閃爍著奇特又害羞的光芒。

昱日,我和添志叔就被父親指派要去剝甘蔗葉,高高的白甘蔗長到一定高度後,要把每節的綠蔗葉剝下來,曬乾後捆成一串串挑回家紮成燒柴的燃料。我家在堤防旁那一大片甘蔗園已長得老高,我和添志叔一行行的剝著甘蔗葉,很意外地,顏家的美蘭姊竟然主動要來幫忙我們。她穿著一件合身的洋裝頭戴著斗笠還罩著一條綴著藍色小碎花的斗笠巾,身影窈窕笑容可掬真有著說不出的美。我們循著甘蔗園一行行一列列快速而敏捷的剝著蔗葉,第一天真是無聊的可以,添志叔像是和誰賭氣似的簡直是個燜葫蘆,一句話也不吭氣,人家美蘭姊好意的向他扯話題問事情,他也愛理不理的。什麼東西嘛..?跩個二五八萬的,有什麼好了不起的,虧人家美蘭姊那麼好的修養與耐性!第二天,添志叔總算會回點話了,但也不過就是.「.嗯…..喔....啊....我知道啦...!」這一種敷衍到不行的死德行..。我們剝甘蔗葉的進度真是驚人,才過了幾天,我們三人小組已經漸漸地深入到甘蔗園的內處,密密麻麻的蔗桿遮蔽得不見天日。我發覺美蘭姊對咱們家添志叔真的很有意思喔,總是笑吟吟深情的望著他,黑溜溜的眼眸流梭,隨著話語這麼飄呀飄呀的...就斜刺刺的在添志叔英俊的臉龐上打著轉。她每天都會帶些親手做的小點心小玩意兒來請我們,添志叔勉為其難多少會跟著吃一些。剝蔗葉是耗體力的活,我和美蘭姊只負責剝蔗葉,添志叔卻要負責綑綁和攏聚成堆,每當他用盡渾身的蠻力時,手上的青筋就會一根根的爆漲著,汗水從他寬闊結實的胸膛結成一顆顆的汗珠往下流淌,最終流到腰際連褲腰全濕透了。美蘭姊都會心疼的拿毛巾讓他擦汗,那種醉醺醺肉麻兮兮的眼神真是令我忌妒又羨慕。

 有一次,我們喝完了茶水;添志叔要我趕回家提水。我提完茶水,又偷偷的溜去吃碗剉冰才悠哉悠哉的踱回甘蔗園,卻找不到添志叔和美蘭姊他們的行蹤。蔗葉像波浪般隨風翻滾著,陽光在葉片的最高處跳躍著,我彎著腰一路的穿梭尋找著….,這倆個人到底在搞什麼名堂?我有點緊張的扭動著耳朵、調整著視線….目光終於通過無數的障礙…我看到了不遠處的甘蔗葉堆裡,他倆的身形被蔗桿子分割得影影綽綽的,添志叔把美蘭姊伏壓在身下,他忘情而瘋狂的親吻著她…美蘭姊雙臂環抱著添志叔且發出低微的呻吟聲,顯得幸福又陶醉…。我的心狂跳著,感到了偷窺了他人隱私的羞愧與些微的美好;我靜悄悄的隱沒在甘蔗園中又若無其事的回來剝著甘蔗葉…。我感覺到世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正悄然的萌芽中…。

  我將此事說給父母親聽,母親急著用手捂住我的嘴巴說著:「竹仔呀,這事兒你可不能胡亂說出去,會壞了好事的。」..父親笑著說:「這下子可好了,趕緊叫顏大爺託個媒婆來提親吧..!」,過不了幾天顏大爺帶著媒人婆親自來我家說親事,添志叔也爽快的答應要入贅到顏家。

  雨還是瀟瀟的下著,顏家娶親的隊伍浩浩蕩蕩地來到我家。我看著添志叔陶醉在幸福裡又有點坎坎不安的模樣,心中充滿著不捨與難過。當他跟著迎親隊伍要坐上黑色轎車要到顏家時,我緊緊的摟著他忘情地狂喊著:「添志叔不要走....,我不要您離開我!」

 (寫散文時,總是令我心情特別放鬆與愉悅;那是我最初寫部落格的本意。唱歌,卻像是個意料外的偶然。文學是記錄自己的人生,寫散文時這樣的感覺尤其深刻。唱歌總是讓我有著不務正業的錯覺,這篇文章昨天完稿後,細細地自賞讓我更珍惜此刻的擁有….。感恩您的用心閱讀與指教!信竹)

 

th[5]  thCAY9W53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清風 的頭像
清風

清風的部落格

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荷塘詩韻
  • 這樣的故事很鄉野,也充滿傳奇。

    男大當婚,喜事呢。喜氣洋洋。雖然入贅以往是很多顧忌呢。

    晚一點再來說。先煮飯去。
  • 詩韻晚安..
    我寫的散文,幾乎都是在刻畫我的童年記憶..。
    這篇文章完成後,我端詳了一遍......
    竟感動得紅潤了眼眶................。

    清風 於 2016/01/03 22:25 回覆

  • 荷塘詩韻
  • 不能得罪懂風水建築的,樑上動手腳的事時而聽聞。確實可怕。雖說是鄉野間的口耳相傳,卻也言之鑿鑿,叫人敬畏三分。

    獻技成功,其實是大人的打算,也就請君入甕,甕中捉鱉,當然逃也無處逃。

    過去招贅,人家說好男兒誰願意啊,不說什麼,彷彿寄人籬下矮半截呢。也如半個長工,有得做呢但是地位卻沒。這位叔叔應該不致於才是。我認識的一位是好長工後來升格招贅,做一輩子,今年86了,背都馱了,若細說從頭也是一個好長的故事。
  • 我家添志叔,簡直就像我的大哥般疼愛我..。
    我輩家兄欺侮時,都是他幫我討回公道...。
    入贅去顏家是緣分,記得第二天回娘家時..
    美蘭姊對我說...竹子呀..以後得叫我嬸嬸啦,不得再叫美蘭姊...。

    清風 於 2016/01/03 22:29 回覆

  • Alice
  • 添至叔雖是入贅
    但婚姻美滿才是最重要的
  • 我小時候,舊農村招贅的風氣很強盛..
    我的倆個姑姑都是用招贅的,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奇特的現象呀..
    好友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3 22:31 回覆

  • Alice
  • 過去沒有兒子的人家才會招贅
    現在沒有流行這種習俗了
    因為少子化
    兒女個個都是寶
  • 添志叔入贅到顏家,很得到顏大爺的中用和垂愛..
    他們倆一共生了五個男丁,顏大爺樂得笑哈哈....。

    清風 於 2016/01/03 22:33 回覆

  • 老劉
  • 打從心裡佩服好友的文筆及說故事的才華
    整件事清楚的隨著故事的發展浮現在眼前
    精彩之致
  • 我喜歡寫文章來紓壓,就如同顏大哥喜歡攝影拍照...
    途徑雖異,但得到的感動卻是相去不遠...................。
    我感恩您這麼耐著性子看完我的拙作...,大哥...真是謝謝您...。

    清風 於 2016/01/03 22:35 回覆

  • Alice
  • 好友晚安~~感謝您來賞梅~~
    藜金猴年春節也不遠囉~~~
  • 我好喜歡您拍的落羽松和梅花...,
    您的作品總是有著溫馨的氛圍與美感...。
    太棒啦.............................................

    清風 於 2016/01/03 22:52 回覆

  • 格子
  • 這個故是好精采,可惜我沒有看過被招贅的長輩經驗。

    我只記得阿嬤說過,她們村裡有發生過一對金童玉女般夫妻的遭遇,
    人人都稱羨他們的幸福,後來那位美麗的妻子受不了婆婆的欺凌,
    半夜跟別人跑了。她的老公很傷心,乾脆又娶另一位姑娘當妻子。
    可惜的是他故意娶全村最醜的女子來氣她母親。最後好像還是悲劇結果。

    我不懂那年代的愛情觀,只覺得很可憐。
    古代人把「兒子」看得太珍貴,不懂「惜花連盆」的道理吧?

    感謝您精彩的故事分享!

    周日快樂喔!^^
  • 咱們家添志叔的幾個兄弟,都是入贅到女生的家裡..,
    這應該是那個窮困的年代,經濟不好家庭的宿命吧..
    格子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3 22:55 回覆

  • 時間的河
  • 這篇入贅的親事,拜讀的直呼神魂顛倒阿.
    一篇鄉野傳奇,透過 風兄神乎奇蹟的筆法與故事張力,
    活化了戲劇角色阿.真是太棒的散文呢.
    看的真是好過癮阿....
  • 沒有啦..,沒有啦...沒有河說得那麼神啦...。
    描繪真實的故事,哪需要那麼多的筆法與鋪陳...。
    我這樣冒著寒夜敲電腦的鍵盤,就是希望能獲得您的欣賞與共鳴....
    對您有說不完的感恩...,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3 22:58 回覆

  • 半金
  • 祖父母輩年代物質缺乏有些家庭確實是很貧窮有很多童養 媳
    入贅都有。你的表叔與美蘭情投意合入贅也是樁美滿姻緣沒有
    被逼婚應該還好吧!像看愛情電影般的精采!推7
  • 半金大哥晚安...
    這樣的真實故事,現代的人一定覺得不可思議...
    但我們那樣的時空裡,其實還蠻平常的..............。
    感恩您的鼓勵...........................

    清風 於 2016/01/03 23:01 回覆

  • 季芸
  • 我老家建造時也曾聽我阿母說過
    建造新屋上樑得挑吉時還不能亂說話呢

    我有個遠房的舅舅也是入贅
    那個時代
    入贅通常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苦楚...


  • ...這是真的.....
    添志叔的老家拆除時,我們真的見到主樑被畫了很多的符咒,瓦片也是..
    父親邀請一位懂得奇門遁甲的術士來做法,降那些符咒用滾燙油過油...。
    聽說,那個建瓦屋築土水師傅從此就發瘋了,他的孩子也都發瘋....
    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這是真的.............................................。

    清風 於 2016/01/03 23:06 回覆

  • 沛璇
  • 招贅的故事---我家小姨媽就是招贅--外婆家四個舅舅在日據時代~至抗戰期間
    都過世了-小姨媽是六個女兒中最小的-姨媽是才女--讀到高等高--能寫能畫-為了
    延續香火-只好昭婿---我們這些表兄弟姊妹把小姨媽當外婆相待~~~~~

    姨媽生了六個小孩--我只有一個感覺--姨媽有點委屈了--他跟我媽最好了
    小姨媽過往三個月--我娘也跟著走了--生前姊妹倆把塔位買再一起-再續姊妹情
  • 沛璇的小阿姨分享很精采喔...
    我三阿姨的大女兒也是招贅,
    大女兒年輕就死了,卻留下倆個小孩..
    我三阿姨強迫二女兒也頂替也嫁給大姊夫
    二女兒,常常向我母親抱怨,說她是撿人家不要的,心中覺得很委屈..。

    清風 於 2016/01/03 23:10 回覆

  • 附座
  • 一分吉祥 一份祝福
    2016新年好 健康幸福
    天天好
  • 也祝福大哥新年快樂事事平順..
    感恩您來鼓勵喔............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3 23:11 回覆

  • 蔡頭伯
  • 生米煮成熟飯~真的是好辦法呢~感謝好文分享~
    祝好友新的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 哈哈哈...生米煮成熟飯~..
    蔡大哥一言就道出了顏大爺的詭計...。
    果然不愧是寫武俠小說的高手........
    晚安喔......。

    清風 於 2016/01/03 23:15 回覆

  • sun
  • 這種在往日農村的招贅故事,也唯有親身經歷過才能寫得如此傳神~~
    清風兄寫的散文,總是能如此貼近生活,讓人跟著您描述的場景神遊於故事情節中......
    晚安!
  • 孫兄晚安..
    我寫的散文,幾乎都是在寫我的人生經歷...。
    這樣的感覺其實是美好而令人愉悅的.....
    好像往日的時光,又乘著美麗的翅翼來到眼前...。
    感恩您的閱讀,祝福您新年快樂.............

    清風 於 2016/01/03 23:18 回覆

  • 悄悄話
  • 賓哥
  • 以前!台灣到處都有甘蔗園,那是50年代最輝煌的時刻,不過!甘蔗園中也發生了很多離奇詭異與諸多愛情浪漫的故事,而這些故事總是在鄉里間被流傳著,成為人們茶餘飯後消遣的趣事,直到我在19歲的那一年,仍能在溪邊的香蕉園裡,透過遠方傳來的嬌羞聲,透視到香蕉園內一對男女茍合的情形,真可謂是香蕉園內滿是春色,且是春色洩露無邊~~
  • ....哇哇哇....,有這樣的事情..
    以前的人,思想保守行為卻相對開放...。
    春色無邊的香蕉園,我還沒聽說過....。
    晚安賓哥.......................

    清風 於 2016/01/04 21:15 回覆

  • f30917
  • 這一年大家在網路上互相勉勵關心, 衷心感謝在格海中有你一路相陪,
    祝福你2016猴年快樂,好運連連, 平安喜樂~~
  • 金鳳姐晚安...
    祝福您猴年行大運..,
    好運旺旺來.................。

    清風 於 2016/01/04 22:56 回覆

  • Alice
  • 添至叔生了五位壯丁
    真的好福氣
    顏大爺一定樂開懷~~~

  • ...咱家添志叔真是個忠厚又有福氣的人..
    入贅到顏家謹守本分,任勞任怨..很得顏大爺的歡心疼愛...。
    他扶持著顏家的家業,一直等到最小的舅子成家立業後,才分家..。

    清風 於 2016/01/04 23:39 回覆

  • 薰
  • 大哥晚安~
    在現今少子化的社會..入贅的情形大概不太可能了!
    孩子個個都是寶..還有誰願意入贅呢?
    不過我聽說入贅後所生的小孩..一定要有一個為女方家的姓氏..以延續香火..

  • 是呀是呀...
    想不到阿薰年紀輕輕,竟也懂得這樣的風俗...
    我家添志叔的第二個兒子就幸了母方的顏姓...。
    這樣的鄉野故事您一定覺得不可思議...,晚安喔..。

    清風 於 2016/01/04 23:48 回覆

  • 外省仔
  • 老弟我來請安了
  • 大哥晚安...
    祝福您事事順心.......。

    清風 於 2016/01/05 21:12 回覆

  • 一秀
  • 老師兄台晚安~~~
  • 李大哥晚安...
    聽說又要變冷了..,
    要保重喔.................。

    清風 於 2016/01/05 23:19 回覆

  • 悄悄話
  • 溫泉愛好者
  • 早安

    感謝好友您的散文與好歌喉分享
    看您寫散文與歌唱歡樂 真是讓人覺得 .... 人生不就如此啊
  • 感恩您的讚美.........................
    阿弟果身體好點沒...,我的很多的學生最近都感冒了..
    要多保重喔,不要傳染給姐姐啦.....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6 22:09 回覆

  • WWS
  • 昔日 入贅 的故事 值得保留下來
    不過現今應該沒有男性願意了 呵呵~~
    清風文筆簡潔 場景描寫深刻 有故事畫面
    您的記性真好 許多細節栩栩如生
    推推
  • ...薇薇晚安...
    寫散文是我最快樂的時刻,感恩您的鼓勵與支持...。

    清風 於 2016/01/09 00:07 回覆

  • 虎嫂愛旅行
  • 來推文~~推推唷^^
  • 感恩..虎嫂..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9 00:06 回覆

  • wenshu
  • 推文
  • 大哥晚安...

    清風 於 2016/01/09 20:38 回覆

  • monica
  • 看到最後一段也是會心一笑
    筆耕是件快樂的事
    其實與別人無關
    純粹是一種創造力的表達了
    夜深~好夢
    祝你有個順利的一週
  • 阿莫晚安....
    寫作真是令我心情愉悅又滿足..,
    希望您也能得到同樣的快樂.....
    多保重........................................。

    清風 於 2016/01/26 21:17 回覆